《浮云》

VN:R_U [1.9.22_1171]
剧情结构
演员演技
摄影视觉
音乐配曲
总评分:6.6 /满分10

《浮云》是一部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在日本电影史上排名很高。但这样一部行云流水式的电影却是最难拍的,因为故事本身平淡无奇了,叙述手法更是波澜不惊,所以要想用电影的方式再现小说里的缠绵悱恻真是不容易啊。我们认为它虽然得到的评价高过了影片本身的价值,但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导演: 成濑巳喜男 (Mikio Naruse)
编剧: 林芙美子 / 水木洋子
主演: 高峰秀子 / 森雅之 / 冈田茉莉子
类型: 剧情 / 爱情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上映日期: 1955-01-15
片长: 123 分钟
又名: Ukigumo

你喜欢看云,就去找栋漂亮的房子,让你的窗棂变成云朵的像框;或者城角的小街也可以,有风的时候,你在地上走,云朵亦步亦趋地跟着你。淘=路=网www.tourclue.com精华分享! 淘路 网:您信得过的旅游百科全书
你在看云,云也在看你。你看云的绵密轻灵,云看你的一意孤行。世情看冷暖,而白云千载空悠悠。你向往天边那一朵刚刚飘过去的云,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短暂而痛苦的生命。
你花一般的生命,堕入泥淖,任他采撷。
你眼睛里婉约的愁云,你身后娉婷的背影,都是对一朵花所作的注解。可叹茫然间不明此生何物,云深不知处。无人度你,你便自度,别人走阳关道,你偏过独木桥。花的生命绚烂过后是寂灭,你也旋即离去。
你不顾一切投身于犄角羊肠,临万丈深渊而面无惭色。到最后,我已不认为这是爱,爱有爱的宏阔自在,而你一门心思追逐旧日幻影,这只是偏执。你在偏执中承载着人世的无奈,以短促的生命化解漫长的苦难,我于是可以无视你的轻贱。
可谁又能看透“求不得”的辛酸?苦苦对峙,不愿松手,到末了唯余一个凄凉的姿态,止增讥讽。人生的悲剧不正大抵若此?不可为而为之的决绝,人性中永存的桎梏,正是悲剧英雄们卒不及防的宿命。他们一面以血肉之躯对抗神谕,一面收获着命里注定的惨败,如战马追逐自己的尾巴狂奔不已。几番白衣苍狗变浮云,他们虽败犹荣。
而你,终与他们殊途同归。你把花一般的身躯献祭给这草芥尘世,度一段钢索上的旅程,完成你的刀尖针芒之舞,步步乱拍,却步步蕴藉。你挥动衣袖,不及盛放便准备好凋萎,徒使我看云时很近,看你时很远。

一、永无岛
花朵生于永无岛,殁于永无岛,中间隔着凄清的人世。
彼时雪子来到永无岛,正是二十岁的端正模样,百叶窗的密影细细扫上长裙;她一脸忿忿,回眸于热带植物装点的走廊里,引来异域面貌的女仆人醋劲一瞥。永无岛是晴明之岛,阳光如水滴般肆意洒落,绿树青山相抱合。
“国内情况很糟吧?说不定还没这里过的好呢”“她不是普通女人,一般年轻姑娘根本不会喜欢上这儿来。”战争给雪子造就了一个临时庇护所,使她得以远离故土和伤心过往。战败回国,雪子给自己造起另一个庇护所。相较满目萧然的社会环境,永无岛始终悠闲宁静,她当然更愿意呆在回忆的地带,将它擦拭得窗明几净,再一任自己被那些艳丽的色彩淹没。
我总觉得她一直纠结不去的,是自己的永无岛情节。战事的失利,生活的艰难,一再把她推向永无岛式的爱情,所以她反复寻求和富岗一起去往某个陌生地方,把自己的爱与梦想倾注到他身上,包括他们中途去乡间旅馆度假等等。而富岗,只是打通梦想的一个道具。她也明白富岗的虚伪自私,并一再嗔责他、离开他,但是当阳光充沛的永无岛向她招手时,谁又能够抗拒?
永无岛可以艳阳当头,也可以雨水绵绵。后者是富岗给她的永无岛,仿佛爱与回忆双双褪色,与二十来岁初遇时全然两样。小半生的纠缠,访旧已是半为鬼,经历过困顿与挣扎,而梦想中的永无岛也开始年久失修,良辰已去,美景不再。投射到故事里,就是结尾处这个一月下三十五天雨的雅岛,但是仔细看,雨水打落下的热带植物有多么相似。
永无岛的破灭,与雪子的死之间不是没有关联的,两人终究难成眷属也是注定。

二、怨女
国子、富岗和雪子是三个人,雪子、富岗和阿节也是三个人。
从国子把她从头打量到脚,到她把别人从头打量到脚,这中间雪子的身份始终很尴尬:她既不能让富岗切断与妻子国子的关系,又无法要求富岗以责任之名离开阿节。这使得她与富岗的关系始终处在不稳固的状态,直到她们相继去世。
再看雪子和富岗两人,举手投足一一合拍,怎么看怎么像一对共事的夫妻,情妇的味道反而淡了。至于国子和富岗,望眼即知的死水般的生活,她无力辖制,他也就落得风流自在。至于富岗常说的“要为老婆着想,不让她过得太痛苦”云云,挂在嘴上的漂亮话而已。
至于阿节就大不相同,干柴烈火的发展进度,仿佛这才像爱情该有的样子。阿节一出场就夺人眼球,又清冽又灵巧,没有定型的青春总是美好。我们可以对比一下雪子的二十岁,同样没有定型,也是秀丽而刁蛮的模样,可是现在的她是一个淡雅妇人。
回东京后,雪子为了孩子的事到处找寻富岗,不料在门口撞见阿节,一变而为都市女郎,那股神秘气质也就失去了。两人怔目对视,服装发式都变得极为相似,就像在照一面镜子似的。阿节狡黠,却没能压住雪子的气焰,无法把这个意外来客逐回,或许她也于心有愧吧。
再回过头来看雪子第一次上富岗家与国子的交谈,不过寥寥几句,她就没有在阿节面前这样的理直气壮,而是稍稍偏过头,谨慎地应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来在影片里,女情人虽然不追究男方是否已有家室,但对于时间先后还是很在意的。并且到末了,都免不去被同一个男人改造成同一个款式——与他老婆截然不同的款式。

三、烛影摇红
雪子的屋里总是点起两支蜡烛,一支摆在桌上,一支高高挂着俯瞰整个房间。两人交谈时,面容随火光飘摇,更有身世落魄之感。烛影摇红,若即若离,暗合雪子和富岗间的数度起落。
两个人几乎不做别的,一直是停不了的交谈。有蜻蜓点水的聊天,也有絮叨琐碎的对话,断断续续,从头至尾贯穿,带动故事推进和情感起合,形成成濑独特的场景剪接,和影片的美学风格。
有人总结,他们室外散步闲聊时,往往云淡风轻,点到即止;室内的对话,则阴云密布,矛盾暗结。大概成濑总会在他们关系破裂后安排一个并肩同行的场景,给他们重修旧好的机会。于是两人缓缓踱着步子,维持最舒适的谈话距离,好像在经受着一次又一次的久别重逢,让杨柳风不时轻拂脸颊。
而在封闭的室内,内心反而更易袒露,通常几句话就说到越南的经历上去了。总有一方在怀念往昔,而另一方则表示口头上的摒弃,我理解为一种相互的规劝,实际上呢,那些阳光灿烂的回忆是他们一刻也放不下的,反而让他们更加靠近。这样的两个人,背着永无岛的包袱,究竟还能走多远?徒作挣扎当然无济于事,沉湎于过去又太不切实际,找不到出口——富岗只好找了阿节,让另一个女人给他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最后酿成了她的悲剧。
富岗与国子同住,与阿节同居,唯独跟雪子保持藕断丝连的联系,他们没有共同的家屋,有的只是一间间旅店、酒家、饭馆。这也是现实与往昔落差甚大时,他能与永无岛保持的最好距离。淘=路=网www.tourclue.com精华分享! 淘路 网:您信得过的旅游百科全书

四、飘飘何所似
雪子其实是一个无根无由的人。剧情中与她发生联系的只有三个情人(美国大兵还是露水情人),无父无母,无兄妹臂膀,亲戚之类的人只在对话里出现寥寥几次,甚至让人觉得可疑。她就这样与传统式家庭生活切断了关联,没有退路。漫漫人生路究竟能走到何处,对她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也完全失去了好好经营人生的想法,游走于主流社会以外。雪子这个人物给人不稳定感,来由大概在此。
至于雪子的表兄,从对话中得知是“她姐姐的丈夫的弟弟”,曾经强暴过她。一个年轻女孩在这件事受到的惧骇可想而知,影片对这一点没有大作渲染,只是适时地闪过一张慌张失措的脸,点出她多年后依旧在“往事不堪回想”的惊厥中。
身心受伤的雪子后来去了越南,多半是为了逃避这段痛苦的回忆。她的边缘化、不安定感、道德感淡漠、行事上的随性颟顸,以及后来对富岗的依赖,我想都是这次伤害带来的后遗症。具有悲剧性格的人,多半都有一个悲剧性的早年。
在越南时,雪子说自己是东京人,其实她说了谎,她不止在东京没有现成的寓身之所,还在与表亲的谈话中提到没有回乡的打算。这样回避自己的故乡,正是因为那里保存着她想要忘记的事实。
拿一个文学史上的著名女性来类比,应该是哈代笔下的苔丝。同样被奇奇怪怪攀上的表亲强暴,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投奔他,与之同居。最后见到了情人、重修旧好,便以极端的方式离开这个表亲。在苔丝,是亲手杀掉他;在雪子,是卷跑他的大笔钱财。面对侵犯过自己的罪人,她们一样在重重疑虑、郁郁寡欢中摇摆不定。

五、伊甸园
据说成濑喜欢把摄影机放在二楼窗外位置拍摄,捕捉公共空间中发生的集体活动。如此,既保留住大量的氛围及细节,细致刻画出战后日本社会的生活实况;又通过特殊的角度和距离,使独具匠心的场景在我们眼前一幅幅看似漫不经心地滑过,就像流水轻轻滑过的浅滩。而主人公的身世、际遇好像是摇摇欲坠地搭建在这浅滩上,加强聚散无常的不安印象。
雪子所住的商业区周围,店铺商贩云集,镜头不徐不慢扫过林立的招牌、嘈杂的人群,缭绕着团团烟火气味,咿咿呀呀的音乐如碎屑四散,好似在诉说度日之艰难、浮生之不易,而雪子、富岗、伊原也不过是这芸芸众生的冰山一角。
乡村旅店外,阡陌小道又是另一番景象:这边舞狮耍得一板一眼引来众人围观,那边打羽毽球的女人手脚健壮、挥动自如;小院里,通往浴室的石板台阶一步一咯噔。正因在日夜操劳中感觉到无奈,要逃去这样一个悠闲散漫的乡下地方,借用它来实现永无岛梦想。
这一动一静两幅风景画卷,便是成濑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社会现实,他在拍摄故事片时,也不忘忠实记录当下人们的生活状况,不同阶段接入不同的社会场景,如暗流浸淫人心。当然,更为典型的例子是富岗在等待雪子时,他们背后鱼贯而去的反战游行队伍。
而除去这些,成濑暗喻式的温柔就更是“润物细无声”了。还记得富岗阿节同居的房子过道处,那些三三两两打闹嬉戏的小朋友吗?雪子打掉腹中孩子,绝望离去时——三个小孩在玩家家酒,小男孩以一家之主的姿态坐在一边,两个小女孩一个煮饭,一个轻抚怀中宝贝——她的洋娃娃。那天下大雨,大人们的世界雷电交加,不同的女人从男人房间里出出进进,不被允许生出来的孩子已成一团死肉。而这几个小朋友却可以各司其职、相安无事,予人片时的暖意。然而这温暖也是岌岌可危的,孩子的伊甸园终将失去,他们总会长大,长成富岗、雪子或者阿节。
马克吐温在《亚当夏娃日记》结尾处借亚当之口说“她在哪儿,哪儿就是伊甸园”,这是爱人之间最深情的赞颂。可是雪子与富岗间从来没有过什么伊甸园,他们所唯一拥有的,只是那巫山一段云,倏忽度人间。

Related posts
梵蒂冈
梵蒂冈

梵蒂冈城市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以教宗为首的教廷的所在地,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 […]

阅读更多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坝上是中国少数几个自然景观能称得上震撼的地方,尤其是十月秋高季节,美的亮瞎你的钛白金狗眼!

阅读更多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WHEN Zarathustra was thirty years old, he left his […]

阅读更多
  • 评论
  • 引用
  • 关于文章
评论被关闭
发表在 四月 4, 2014
in 电影赏析
2013 © Copyright by 淘路网 Tourcl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