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凤潜龙》

正文 第三回 婚宴风波

“班建侯说你今天的成绩很是不错,我很高兴,但我现在只想和你谈谈私事,你不用拘束,咱们就随便谈谈,好吗?”在密室中,完颜长之丝毫也没有摆出王爷的架子,很亲切地和鲁世雄说话。

鲁世雄稍微感到意外,他知道王爷肯让他入研经院,当然是要清楚他的一切。不过,他却没有料到是由王爷来亲自问他。事情也来得比他预期的快一些。鲁世雄暗自思量:“不知他急于知道我的什么私事?”心念未已,完颜长之已在向他发问了。

“听说你是个孤儿。”

“是。十五年前,家父在檀元帅麾下,与南宋交兵,不幸阵亡。”

“你今年几岁?”

“少将今年二十有三。”

“哦,那么当时你只有八岁。你是由你母亲抚养成人的吗?”

“家母在家父阵亡之后,第二年亦已逝世。”

“令尊阵亡之时,你们母子是否留在家乡?”

“那年兵荒马乱,我的乡下一度曾被宋兵攻占。家母带了我流亡,她就是因为受不了逃难之苦,死在路上的。”

“那么你后来依靠谁人了,你可愿意将你童年的遭遇告诉我么?”

“家母不幸去世之后,多亏有家农家收留了我。没多久,檀元帅派人来找寻我们母子,找着了我。从此我才脱离了灾难。”

“你还记得那家人家吗?”

“记得,那是青州古田乡乡下一家姓杜的人家。可惜三年前我想找他们报恩,他们却又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檀元帅派来找你的那个人是谁?”

“是家父的一位同僚。五年前亦已战死。”

“这人在你小时候可曾见过你的?”

“他和我们是同一个村子里的人,他每次回家,必定来看我们母子。就是家父阵亡那年,出征之前,他也曾到过我的家里。”

完颜长之笑了一笑,说道:“我这一问倒是愚蠢了。檀元帅当然不曾派一个你们不熟识的人去找你们母子的。”

其实这些事情他都曾经向檀元帅打听过的,不过他要知道得更清楚些,是以不厌其详地发问,当下完颜长之想道:“若是换了一个孩子,决计瞒不过那人的眼睛。鲁世雄这几年跟檀元师打仗,又曾立了不少军功。想来他决不会是南朝的奸细!”

完颜长之想了一想,觉得这鲁世雄实是无可怀疑,于是拿定了主意,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爹娘只生我一人,别无兄弟姐妹。”

“我知道。但家人并不限于兄弟姐妹,我想问你,你定了亲没有?”完颜长之笑着说。

鲁世雄心头一动,答道:“小将父母双亡,未曾定亲。”此时他已隐隐猜到了完颜长之的来意。

完颜长之道:“你的两位师父武林交游广阔,你在他们门下十年,也没有碰上过合意的女子吗?”

“大师父身患绝症,山中静居;二帅父手足情深,不忍相离,也很少到江湖行走了。我在山中学艺十年,来过的客人不过是师父的几位老朋友而已。出师之后,我就投入檀元帅帐下,与江湖人物从无来往,更不要说碰上合意的女子了。”

完颜长之笑道:“不错,这件事你昨天对我说过的,我都忘了。不过,你好像是说,你的大师父是十年之前才患的绝症吧?”

鲁世雄心头一凛,想道:“王爷好仔细,我说过的话,他其实是一字都没有忘记。”要知鲁世雄今年廿三岁,八岁那年檀元帅派人找着了他,随即送他到到德充符兄弟家中学艺。德充符医术之精,金国无人能出其右;荣弟德充望则只习武功,是金国有名的武学名家。鲁世雄在德氏兄弟门下学艺十年,十八岁才技成出师的。

因此根据时间推算,德充符既是十年前得的绝症,那即是在鲁世雄拜师后第五年的事情了。

鲁世雄小心翼翼地答道:“是。我拜师之时,大师父尚未患上绝症,不过,也已经开始发觉一些症候了,是以不久他就带了我到山中隐居,不问外事,也因此而得了医隐之名。”

完颜长之笑道:“这么说来,你的师父也未曾和你说过亲了?”

鲁世雄道:“是。小将年纪尚轻,只思以身报国,而且是在军旅之中,是以无心及此。”

完颜长之哈哈笑道:“好志气!不过,你如今已是离开军旅,年纪也有二十三岁了,可以成家立业啦!成了家一样可以报国的呀!”

完颜长之见鲁世雄没有回答,歇了一歇,又再笑道:“凤儿与你是不打不成相识,她的武功面貌你都见过的了。你喜不喜欢她?”

鲁世雄讷讷说道:“小将不敢。”

完颜长之大笑道:“那么你就是喜欢她了。我现在作主,将她许配给你!”

王爷的心意,鲁世雄在他向自己盘问身世的时候,早已猜到了几分,但此际听得王爷亲口许婚,他仍是不禁有着受宠若惊的感觉。当下惶然说道:“多承王爷错爱,只恐小将高攀不起。”

完颜长之笑道:“不是我夸赞我的女儿,她和你正是才貌相当。一对天生的佳偶。你不必推辞了,佳期我已定在明日,你可以有三天的假期。”

鲁世雄连忙跪下,向完颜长之嗑头道谢,改口以“岳父’相称。

完颜长之扶他起来,说道:“进了研经院的人,本来是不可以出来的,除非是有特别的事故,一两年才可以告一次假。只有很少数的几个人例外,你就是其中之一。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对你特别照顾的原因了吧?哈哈,我总不能让我的女儿嫁了丈夫还要空闺独守啊!”

鲁世雄面上一红,说道:“岳父大人厚爱,小婿粉身碎骨,亦难报答。”

完颜长之道:“你知道飞凤虽然是我的干女儿,我却是比亲生儿女还更疼爱她的,你以后可要好好看待她啊!”

鲁世雄道:“小婿得配金枝玉叶,自当长伺妆台,决不能让格格受半点委屈。”

完颜长之拈须笑道:“你这番说话,应该留待洞房之夜,向你的妻子去说。好,你辛苦一天,也该歇息了。今晚就在这里过一晚吧,明天再搬进新房。”

完颜长之叫他早点安歇,可是鲁世雄却是辗转反侧,不能入寐。也不知是由于过度的兴奋还是过度的疲劳?或者是由于对杳不可知的命运的一种恐惧,不错,他现在已经是一步步地踏上了成功之路,但他也开始尝到了心力交瘁的苦味了。

他熄了房中的灯火中窗口望出去,但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触景生情,禁不住浮想连翩,悠然存思,茫然若梦,他的心飞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脑海中浮起一个少女的影子。在那个地方,他们也曾同度过许多花月良宵。

外面隐隐传来了更鼓声,不知不觉已是三更了。鲁世雄如梦初醒,记起了自己如今是在王府,而且明天就要做新郎了。那个少女的影子被独孤飞凤的影子压下去了。

王爷的女儿许配给他,而且这个新娘还是美若天仙、倾动九城的独孤飞凤!这真是意想不到的奇遇,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到的事情。但此际,鲁世雄却是有点惴惴不安,“是祸?是福?”有谁能够预料?鲁世雄心中苦笑,也只好不去想它,闭上眼睛,听凭命运的安排了。

在另一个房间里,独孤飞风也正在为着这桩婚事,心中苦恼不安。

她听了完颜长之的说话,柳眉一竖,嗔着小嘴儿道,“女儿不嫁!”

完颜长之道:“别孩子气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独孤飞凤道:“世上也有一辈子不嫁的老姑娘,(奇qIsuu.cOm書)女儿愿意丫角终老,侍奉爹爹。”

完颜长之见她说得坚决,不似矫揉造作的模样,怔了一怔,心里想道:“莫非是为了我那孩儿?”

完颜长之柔声说道:“凤儿,你嫌世雄官卑职小么?他做了我的女婿,我自会提拔他,你还怕不能享受荣华富贵?你们成了亲,还是住在王府之中。咱们父女也还可以日夕见面。”

独孤飞凤说道:“女儿不是为了这个!”眼中泪珠莹然。

完颜长之心中歉疚,想道:“我何尝不知道你和我那孩儿要好,可是我却怎能让你们成亲?”

完颜长之轻抚她的秀发,说道:“凤儿,你听我的话。你的心事我知道,但我现在正是要用人之际,世雄可以帮我很大的忙。我怕他靠不住,必须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你嫁了他,对我,对咱们的大金国都有好处,你明白么?何况世雄的品貌武功都很不错,依我看来,比你的哥哥还胜过一筹呢。”

独孤飞凤听了这话,又羞又恼,心里想道:“我的心事,你哪里能够知道?你以为我是想做你的媳妇么?”可是她的心事却是不能对完颜长之说出来的,虽然受了冤屈亦难自辩,当下赌气道:“女儿受父王抚养之恩,无以为报,父王要女儿怎样,女儿只好依从就是。”

完颜长之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好,这才是听话的乖女儿。明天你就要做新娘了,今晚早点安歇吧。”他知道独孤飞凤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想他们成亲之后,自然会慢慢好起来。独孤飞凤既然答应,他已经是可以了却一重心事了。

独孤飞凤这一晚也是像鲁世雄一样,辗转反侧,不能入寐。她仰望夜空,心里想道:“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可怜鲁世雄还知道他的“她”是在什么地方,而独孤飞凤与她的意中人却是早已断了音讯了。

独孤飞凤心里又再想道:“我即使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又能够怎样?我能去找他么?找着了他又能够嫁给他么?父王是决不会答应我和他成亲的啊!既然是不能够和他成为夫妇,唉,那也只好听从命运吧。只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要多苦恼呢!”

独孤飞凤哪里知道,为这件事苦恼的还不止他们二人。

完颜长之回到书房,思潮起伏不定,正想叫人把儿子找来,忽听得有人轻轻敲了两下门,说道:“爹爹,你还没睡?”他的儿子完颜定国不待他的叫唤,先自来了。

完颜走国进了房间,一副懊恼的神气说道:“爹,听说你把妹子许配给了那个鲁世雄?”

完颜长之道:“不错,你有什么话要说。”

完颜定国道:“她不是我的亲生妹子,我想要她做我的王妃!”

完颜长之道:“你疯了吗?这怎么成!”

“爹,你一向夸赞妹子能干,若是做了你的媳妇,一辈子可以帮你的手,那不更好?”

完颜长之叹了口气,说道:“定国,这会给人笑话的,一来,飞凤不过是咱们一个家人的女儿,她爹爹曾舍命救我,我因此才收了她做养女。虽然我对她疼爱,视同己出,但究竟是丫头出身,怎能做你的王妃?二来,我已许给了鲁世雄,若然反侮,满朝文武都会笑话我的。国儿,你不要痴心妄想了,耶律相国有意把女儿许配给你,日内我就会去说亲的。我们和耶律相国结为亲家,这才是门当户对!”

其实,完颜长之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出来,他要利用鲁世雄,必须好好地将他笼络。

完颜定国,嗟然若丧,还想说话。完颜长之厉声说道:“你清醒了再想一想,爹全是为你的好,你可不要自误了前程。当今皇上未生太子,咱们是近支亲王,为父又手握兵权,将来你的前程无可限量,你明白了吗?”

完颜定国一听这话,知道父亲已有打算要在当今皇上驾崩之后,谋夺帝位,但近支亲王并不只他一人,所以他要笼络群臣,尤其与耶律相国结好。完颜定国听了这话,又惊又喜,点了点头,说道:“儿子明白了。”

完颜长之又吁了口气,道:“你明白就好,回去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完颜长之以为已经说服了儿子,他却不知,完颜定国虽然想做太子,虽然是听了他的话,不再坚持要娶妹为妻,但是他对独孤飞凤却井没有放弃他的“痴心妄想”。

独孤飞凤辗转反侧,不能入寐,耳听灌楼鼓响,已过三更。万籁俱寂之际,忽听得有“卜卜”的敲门之声,独孤飞凤一跃而起,喝道:“是谁?”

完颜定国在门外低声说道:“妹子不要声张,是我!”

独孤飞凤吃了一惊,说道:“是定国哥吗?这么晚了,你来作什么?”完颜定国道:“你先开门让我进去,慢慢再说。”

只听得“呼”的一声,房门没有打开,独孤飞凤却出来了,她是从后窗飞出来的。

独孤飞凤冷冷说道:“你我虽是兄妹之亲,但在半夜三更,究竟不宜暗室相处。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

完颜定国冷了半截,大为尴尬,勉强说道:“不错,你明天要做新娘,所以要避嫌了?”

独孤飞凤道:“是应该避点嫌的好。怎么,你半夜三更来找我,就只是为了向我道喜么?”

完颜定国道:“你真的愿意嫁给鲁世雄?”

独孤飞凤道:“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完颜定国道:“我知道你是迫于父王之命,不能不答应的。是么?”

独孤飞凤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完颜定国叹口气道:“我知道。不管你是否自己愿意,这事都是无可挽回的了,不过,我还是要来向你表白我的心事。”

独孤飞凤道:“哦,你有什么心事,要来向我表明。”

完颜定国道:“妹子,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我,我的心里早就有了你了。只恨我没有向爹爹早说,以至现在眼看着到口的馒头给人抢了去了,但我要你明白,我的心始终是属于你的。你现在迫于无奈,嫁给了鲁世雄,那也不打紧,你就暂且忍耐一时吧。待我有了权柄,我会给你设法。咱们在这府中,出还可以常常见面……”

独孤飞凤又羞又恼,只怕他说出更难听的话来,顿时拉下面便打断他的话题道:“大哥,我和你只是兄妹,你可别要想歪了!你去吧,别叫下人见着了闹出笑话!”

完颜定国呆了一呆说道:“妹子,你别忙赶我走呀!我……”伸手就想拉她。

独孤飞凤袖子一挥,完颜定国平日与她练武,常常吃她的亏,对她毕竟是有些忌惮,只好缩回手去。月光之下,只见独孤飞凤已是板起了面孔,说道:“你再不走,我可要叫爹爹啦!”

完颜定国还不死心,说道:“妹子,你当真是甘心情愿嫁给那个小子?”

独孤飞凤咬了咬牙,说道:“是,是我愿意的!”

完颜定国叹了口气,终于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似的,灰溜溜地走了。独孤飞凤回到房中,哭了一场,心里想道:“我是非嫁给鲁世雄不可了!”

这桩喜事虽然是来得仓猝,但却毫不草率。王府财雄人众,诸事咄嗟立办。张灯挂彩,发帖请客,礼乐迎宾,大摆婚宴,每件事情,都有专人料理。完颜长之差不多在三更时分才吩咐下去,一觉醒来,偌大一个王府,已布置得花团锦绣,喜气洋洋。

人人都知道完颜长之非常宠爱这个干女儿,王府嫁女的消息一传出去,满朝文武,都来道贺。甚至没有接到请帖的,也备办了厚礼送来,巴结讨好。

王府的执事着意铺张,婚宴设在花园之内。园中清流一带,势若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侍制的各色风灯,点得如银光雪浪。时序已属凉秋九月,园中柳、杏、桃、李诸树,虽无花叶,却用各色绸缕纸绢及通草为花,粘于枝上,一样是花团锦绣,不亚真花,每一株树上悬灯十盏百盏,他中又有螺蚌饰以羽毛做的各种花灯。当真是上下争辉,水天焕彩,琉璃世界,珠宝乾坤。京中著名的戏班、杂耍艺人也全部请了来,加上王府中原有的女乐,极尽声色之娱。园中搭了七个戏台,摆了数百筵席,闹酒声喧,笙歌处处,香烟撩绕,花影缤纷。说不尽的富贵繁华,赏心悦目。人人都道天上神仙府,人间金谷园。也幸亏有这样大的一个园子,要不然怎容纳得下这许多贺客?

完颜长之与新人坐在主家席上,宾客太多,新娘不能到每一个席上敬酒,席位远的客人纷纷来向王爷和新人道贺,这些前来道贺的客人也还是自问够得上身份才敢来的;更多的客人则只能远远跟着脚观看新人,人人都夸赞这对新人乃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完颜长之是御林军的统领,贺客中军官不少。鲁世雄前日比武打败御林军十八名高手之事,自不免也给贺客当夸赞新郎的材料。

正在祝辞盈耳之际,忽地有个人捧了一杯酒来到新人身边。这个人是小王爷完颜定国。

完颜定国道:“妹妹大喜,我敬你的新郎一杯。”神色很不自然,鲁世雄愣了一愣,完颜定国道:“喝呀!”捉着他的手就灌他喝了一杯酒,暗中使上了金刚指力,想捏碎他的腕骨,使得地当场出丑,鲁世雄神色自如地喝了,完颜定国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果然有点功夫。”但因为鲁世雄并没有运力反击,完颜定国虽然试出了地有内家功夫,却还未曾试得出他的功夫深浅。

完颜长之眉头一皱,说道:“国儿,你喝得不少了吧?别来闹酒了。”完颜定国道:“父王放心,孩儿没醉。”他不但是要闹酒,还要闹事哩。

完颜定国斟满了酒,一饮而尽,说道:“鲁大哥,你打败了御林军的十八名高手,如今已是名震京华,客人们都想见识见识你的功夫,难得今天这样高兴,你露两手给我们开开眼界如何?”

鲁世雄不明来意,怔了一怔,勉强笑道:“我这点微末之技,怎敢献丑?”

完颜定国纵声笑道:“咱们都是武人,讲的是爽快二字。你不必客气了,你怕不好意思我陪你练!”

金国风俗好武,在喜庆的日子,主人家演武娱宾,也是常有的事。宾客们有了几分酒意,轰然叫好。有一个读过汉书的文官还摇头摆脑他说道:“对,对。古人说读汉书可以下酒,咱们大金以弓马取天下,小王爷与郡马今日演武佐酒,正是雅人雅事,我们也可以大饱眼福。”他一方面要表示自己是饱学之士,一方面又推崇武人和巴结小王爷,于是“引经据典”乱说一通,也不管说得恰不恰当。但经过他这么一说,更多的人也都跟着他起哄了。

鲁世雄没法,只好站出来,御林军的副统领、研经院的主持人班建侯坐在完颜长之的对面,瞧见王爷面色不对,心中一动,笑道:“完颜世兄,今日是你妹子的吉日——”正要劝阻,完颜定国已是打断他的话,抢着说道:“班叔叔放心,我和鲁大哥比武,难道还能真刀真枪厮杀不成,我自会小心谨慎,点到即止的。今日是我妹子的吉日,嘿,嘿,我岂能伤了新郎,误了他们的洞房花烛?”说罢哈哈大笑。

鲁世雄心头有气,想道:“你也未必就能伤得了我。”大踏步地就跟他出去。完颜长之“哼”了一声,却不言语。他倒不是害怕儿子伤了鲁世雄,而是怕鲁世雄失手伤了他的儿子。但心想凭着自己的本领,倘若真是到了危急的关头,也可以分开他们的。

宾客们纷纷退后,腾出一块空地,围成一圈,看他们比武。完颜定国招一招手,一个小厮把一根竹杖递给他,完颜定国接杖在手,大咧咧地说道:“鲁大哥,你喜欢用什么兵器,随你的便。”言下之意,鲁世雄要用真刀真枪也行。

这根竹杖碧绿晶莹,翡翠一般,不似寻常的竹枝。宾客们啧啧赞赏,但是在想道:“王府中的用具真是讲究,连一根竹杖,想必也是经过千挑万选的了。”不过他们也只是赞赏这根竹杖好看而已,并没有想到这根竹杖上有什么玄虚。因为人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竹杖确实就是竹杖,决不是什么金属做的拐杖。

只有独孤飞凤心里暗暗吃惊,别人不知道这竹杖的来历,她是知道的。这根竹杖实在是一件很厉害的兵器。

原来这根碧绿色的竹杖乃是完颜长之的家传宝物。在中印交界的大吉岭中,有一种“绿玉竹”,坚逾钢铁,可御刀剑,但产量极少,而且要“竹龄”在百年以上方才合用。寻常的人,莫说不知道“绿玉竹”的功用,就是知道,也是极难找得着百年以上的“绿玉竹”的,这根竹杖是一个天竺僧人送给完颜长之的。完颜长之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点穴名家,得了这根“绿玉杖”宝贝非常,轻易不肯示人。本来他是自用的,只因疼爱儿子,在完颜定国十八岁那年,这才郑重地传给了他。想不到他现在竟用这根竹杖来对付鲁世雄。

独孤飞凤暗暗吃惊,心中已然明白完颜定国使出了这根“绿玉杖”,那是有心要把鲁世雄置于死地的了。

鲁世雄却不知道这根“绿玉杖”的厉害,对方既然只用竹杖,他当然不能拔出佩剑。心中想道:“我用什么兵器来应付他呢?若是只凭一双肉掌,这小王爷心高气傲,恐怕会当作我是轻视他。”

眼光一瞥,忽见一个孩子手上拿着一柄木剑。原来这是王府管家的孩子,和几个和他一般年纪的顽皮孩子,拿了木刀木剑,学着戏台上的将军武士来耍刀弄剑的。如今他们要看小王爷和郡马比武,已经停止戏耍了。

鲁世雄笑道:“小兄弟,借这把剑给我一用。”那孩子道:“借就借给你,你可不要弄断了才好。”鲁世雄道:“小兄弟,放心,不会弄断的。”

鲁世雄接过木剑,施了一礼,说道:“请贝子指教!”完颜定国道:“好说,好说。鲁大哥不必客气!”“哼”的一声,重重的一杖就击下来。

鲁世雄举起木剑一迎,独孤飞凤正自心想这柄木剑非断不可。哪知出她意料之外,竹杖木剑两皆无损,那柄木剑似是附在竹杖上似的,随着竹杖的震荡之势,荡过一边。

完颜定国猛力地一杖击下,对方的木剑轻飘飘地跟着他的竹杖移转,就似纸片一般,他的气力使得再大,也是不能击断木剑。连使数招,不能摆脱木剑的纠缠,心中大大吃惊。

完颜长之却是吁了口气,心里暗暗欢喜,想道:“鲁世雄果然是给了我的面子,不想叫我儿出丑。”他是知道鲁世雄并不知道这根绿玉杖的厉害的,假如鲁世雄是存心要和他的儿子见个高低的话,会把这根绿玉杖当作寻常的竹杖,刚才的一招,他就会使出内家真力来震断竹杖了。当然,如果这样做的话,断的将是木剑而不是竹杖。如今木剑不断,那就是证明了鲁世雄并没使用内力,无意和他儿子分出高低。

完颜定国几次摆脱不开,满面通红,陡地大喝一声,把全身气力都使了出来,力贯杖头,竹杖一沉,戳向鲁世雄膝盖的环跳穴。

完颜定国生于王家,自小耽于逸乐,并非专心练武。故此他的年纪虽然与鲁世雄差不多,功力却远不及鲁世雄精纯。不过,虽然如此,毕竟他也是金国第一高手的儿子,用上了内家真力,竹仗这一挑一戳,也当真是非同小可的。

鲁世雄若然与他较量内功,这小王爷非受内伤不可。鲁世雄无可奈何,只好斜跃闪开。这么一来,完颜定国的绿玉杖也就摆脱了木剑的纠缠按拍。

完颜定国得理不饶人,绿玉杖竟是狂风暴雨般地疾攻过来,转瞬之间,鲁世雄的身形已在碧莹莹的绿光笼罩之下。完颜定国一轮猛攻,把鲁世雄打得手忙脚乱,步步后退。

鲁世雄暗暗吃惊,不过,他却不是害怕给小王爷打败,而是吃惊于他这点穴法的神妙。心里想道:“听说完颜长之的点穴功夫是从穴道铜人的图解上学来的,穴道铜人的图解经过了他们多年的研究,据说已经研究明白的不过十之一二,完颜长之的点穴功夫传给儿子,想来这小王爷所得的又还不到他爹爹的一半,如今这小王爷所使的点穴功夫已经是这样厉害,倘若能够参悟了穴道铜人的全部秘奥。天下还有何人能敌?”

独孤飞凤也在暗暗吃惊,她可是真的为鲁世雄担惊害怕的了。她看得出来,小王爷招招都是杀手,哪里是寻常的较技?

独孤飞凤心中所爱的虽然不是鲁世雄,但如果小王爷杀了鲁世雄,这总是为了她的原故。她又怎忍见鲁世雄为她而亡?

班建侯赞道:“好一个惊神笔法!”完颜长之从穴道铜人图解上所领悟的功夫,创为“惊神笔法”,本来是要用判官笔的,但他别开生面,用绿玉杖来替代判官笔,这“惊神笔法”就更是奇诡莫测了。因为穴道铜人的图解,都是集中在完颜长之手上,所以班建侯虽然是日常院务的主持人,知道“惊神笔法”之名,也还是今天才第一次看到。

完颜长之微笑道:“他还差得远呢!只不过鲁世雄让他罢。”

班建候半信半疑,他的武功逊于完颜长之一筹,一时还未能看得出来。他可是有点害怕,小王爷一个失手伤了鲁世雄,王爷的儿子打伤女婿,喜事变了祸事,这就未免太杀风景了。

座中诸人,各怀心事。忽见绿光大炽,完颜定国的竹杖疾击三下,鲁世雄接连三个筋斗避开。最后一个筋斗几乎是贴着地面,身子似风车般地打过去。众宾客轰然叫好!他们不知道完颜定国的绿玉杖可以取人性命,只道小王爷不过有心炫技而已。难得有这个奉承的机会,于是纷纷向完颜长之称赞小王爷的武艺高强。有的贺客想起了鲁世雄也是“郡马”的身份,在讨好小王爷之余出应该讨好郡马,说道:“攻得好,闪得也妙!小王爷与郡马真是旗鼓相当,各有千秋。难得,难得!”有的说道:“郡马的功夫当然也是很不错了,不过还是小王爷稍胜一筹。”这些人是拍马专家,在拍马之时,想起了亲疏之别,女婿虽亲,总是不及儿子,何况鲁世雄只不过是“干女婿”呢!

众宾客以为小王爷不过炫技,只有独孤飞凤明白,鲁世雄那三个筋斗实已是三次死里逃生!在最危险的那一刹那,她不由得自己尖声叫了起来。幸亏在那个时候,众宾客也在轰然叫好,把她的叫声遮盖过了,这才不至于显得太过突出。不过附近的人还是听得见的,有个拍马专家笑道:“格格不必担心,竹杖木剑都是伤不了人的。”有个长舌贵妇则在背后偷偷议论:“女生外向,这句话真是一点不错。一嫁了人,就总是丈夫亲了。你听到凤格格的叫声没有!她害怕她的哥哥打伤她的丈夫呢!其实竹枝又伤不了人,何必这样大惊小怪!”

完颜定国听见了独孤飞凤的叫声,也听见了那长舌妇的议论,心中妒火更雄。鲁世雄翻了三个筋斗,脚步还未站稳,他扑过去又打了。

完颜长之皱着眉头听那宾客奉承他的儿子,忽地站起身来,走进场中,摔袖一卷,把完颜定国的绿玉杖夺出了手,说道:“你妹婿已是手下留情,你还不认输么?”

完颜定国愕然说道:“爹爹,怎么是我输了?”心里想道:“好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见了他是在地上打滚,躲闪得那么狼狈。爹爹你虽是有心帮他,这几千客人却都知道他是给我打败了的!”

鲁世雄赔着笑脸就道:“哪里,哪里。贝子杖法精妙绝伦,小婿平生未见,甘拜下风!”说罢把木剑还给那管家的孩子。那孩子满不高兴的说道:“你虽然没有折断我的宝剑,却把它弄得沾满污泥了”

完颜定国大为得意,说道:“爹,鲁大哥自己也认输了呢!”

完颜长之“哼”了一声,说道:“你还不知道,你瞧你的身上,这是什么?”

完颜定国低头一看,不由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原来在他所披的那件白狐裘上,当胸之处,有三点郝红色的污点,手指一抹,泥屑沾到了他的指上。完颜定国这才知道:鲁世雄刚才在地上打滚,乃是有意把木剑沾上污泥的。自己身上这三点污点,不用说就是鲁世雄的剑尖点到了他的身上留下的。假如鲁世雄要取他的性命,用的虽是木剑,以鲁世雄的内力,也可以在他的胸口开三个窟窿了。

完颜定国吓得冷汗沽潞而下,虽是心中恼怒,也只好向鲁世雄低头认输。鲁世雄毫无骄矜之态,赔笑道:“咱们是自家人练武,不过博个亲友一粲,谁胜谁败,何必这样认真?若然当真要论输赢,小弟是早已输招了。”鲁世雄说话十分得体,替小王爷保留了面子,完颜定国心中之气才稍稍减了一些。宾客中除了几个一流的高手之外,十九都是莫名其妙,只道是他们郎舅彼此谦虚,于是向两方面都恭维了一番。

婚宴过后,依照王室的礼节,由新娘的长辈送入洞房。新娘先人,郡马则要留在外面,待侍儿传唤,才可进去。完颜长之的妻子旱逝,本来他可以请一位长辈女眷送新娘入洞房的,但他却亲自执行了这个任务。众人都道是他疼爱这个干女儿,谁也没有起疑,只有羡妒而已。

进了新房之后,独孤飞凤忽道:“爹爹,我有话说。”完颜长之把手一挥,四名侍女退下。

独孤飞凤道:“十多年来,多蒙爹爹抚养之恩,如今女儿已为人妇,应该有自己的家,不能再累爹爹操心了。”

完颜长之怔了一怔,说道:“你要搬出王府?”独孤飞凤低头应了一个“是”字。

完颜长之道:“定国行为乖谬。今晚之事很是失礼。不过我会管教他的,你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独孤飞凤道:“我怎敢怪哥哥呢?不过,我想了又想,还是住到外边的好。一来为了王府的体面,二来也省得他有依人篱下之感。”

独孤飞凤的话说得很含蓄,不过,完颜长之当然是明白的。他其实也放心不下儿子,独孤飞凤婚后住在王府,如果他的儿子再闹出什么事情,丢了王府的体面还不打紧,连他的“大计”都要受到了损害了。

完颜长之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夫妇自立门户也好。但我把你许给世雄,你可知道我的用意?”

独孤飞凤道:“如果世雄有甚阴谋,在王府里他必定小心翼翼。曲意遮瞒,反不如在外面容易体察他的动静。”

完颜长之笑道:“真不枉我疼你一场,你也真是聪明透顶,我本来想在你们的洞房花烛之前,把我的用意告诉你的,谁知你都已明白了。”

独孤飞凤道:“我一定要使郡马效忠父王,决不能让他有甚异心!”

完颜长之沉吟半晌,低声说道:“世雄是檀元帅荐来的人,按说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不过总是小心谨慎的好。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他一试,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试过了他这桩事情,看他能不能办到,你可再搬出王府吧。”

独孤飞凤赞道:“父王定的好妙计!好,女儿今晚就试他,五更之前,定有分晓!”

鲁世雄在外面等候传唤,心中忐忑不安。“为什么还不见待儿出来叫我?王爷送女儿入房,难道有这许多话要说?”

刚才的那一场风波也令他疑云满腹,“小王爷为什么竟把我当作仇人一样?是为了不想我做他的妹夫,还是另有缘故?”

鲁世雄是个深沉冷静而又绝顶聪明人,当然他也会想到这其中可能有甚儿女私情;但他更害怕的却是王爷父子对他有甚怀疑。“说不定小王爷今晚的举动也是出于他爹爹的授意,是对我的又一次考试。”正因为他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总是把每一点可疑的小节都会想到的,于是他就把本来已经夏杂的事情想得更复杂了。

他想起了初进王府之夜的那桩古怪离奇的考试,心中凛然而惧,“那次的考试是侥幸过了,但只怕还不是最后的考试呢!”他想。

新月已上捎头,园子里的笙歌未歇,流星炮似的烟花此起彼落,满天都是奇丽夺目刻刻变幻的色彩。他在王府的内院也可以听到笙歌盈耳,看到烟花满天,感觉得到这欢乐热闹的气氛。

可是在这热闹的气氛中他却有异常寂寞的心境,“做郡马的滋味真不好受!”不知不觉间他又神驰于辽阔的草原,脑海中泛起那个少女的影子。

略略的更鼓声将他从迷茫中惊醒过来,是二更了,鲁世雄心想:“不管是祸是福,我这个郡马无论如何是要做下去的!”就在此时,独孤飞凤的一个待儿出来叫道:“请郡马人洞房!”

分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Related posts
梵蒂冈
梵蒂冈

梵蒂冈城市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以教宗为首的教廷的所在地,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 […]

阅读更多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坝上是中国少数几个自然景观能称得上震撼的地方,尤其是十月秋高季节,美的亮瞎你的钛白金狗眼!

阅读更多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WHEN Zarathustra was thirty years old, he left his […]

阅读更多
  • 评论
  • 引用
  • 关于文章
评论被关闭
发表在 九月 27, 2013
in 在线阅读
2013 © Copyright by 淘路网 Tourcl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