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没有天空的都市)

VN:R_U [1.9.22_1171]
剧情结构
演员演技
摄影视觉
音乐配曲
总评分:8.6 /满分10

荣获1995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电影,被众多影迷顶礼膜拜,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电影之一。当三颗脑袋挤在一起歌唱并旋转时,吉普赛式的欢乐让人想起深受马戏团文化影响的《八部半》,是的,在表现类似氛围的影片中,只有《八部半》堪与其媲美。

导演: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
编剧: 杜赞·科瓦泽维奇 /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
主演: 马诺伊洛维奇 / 拉扎尔·里斯托夫斯基 / 米里亚娜·约科维奇 / 斯拉夫科·斯提马科 / 恩斯特·施托兹
类型: 剧情 / 喜剧 / 战争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 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 / 德国
语言: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 德语 / 英语 / 法语
上映日期: 1995-04-01(南斯拉夫)
片长: 170 分钟 / 167 分钟(美国) / 320 分钟(导演剪辑版)
又名: 没有天空的都市 / 地下社会http://tourclue.com 淘路网指导您安全节省出行

影片的故事开始于1941年,凌晨的贝尔格莱德,共产党员马高和小黑刚刚完成了一笔劫富济贫的勾当,在夜幕中疯狂地驾着马车,身后的乐队演奏着嘈杂而又狂乱的音乐,这种带有浓郁巴尔干风格和超现实主义意味的音乐几乎贯穿了影片的始终。马高和小黑放浪形骸,狂饮、乱叫、鸣枪,钞票如雪花般在风中飞舞,这些极富魔幻色彩的闹剧场景奠定了本片荒诞的基调。白天,德军开始轰炸南斯拉夫。马高的弟弟伊凡,一个口吃的动物园管理员,在满目疮痍的动物园中救出了幸存的小猩猩索尼。在炮弹的轰鸣声中,马高还在和妓女厮混,小黑则镇定自若的享受完了自己的午饭,然后到剧院去看望自己的情妇娜塔莉。德军占领了贝尔格莱德,水性杨花的娜塔莉迅速投向了一位法西斯军官的怀抱,这让小黑妒火中烧。马高和小黑设计了一出英雄救美的行动,却因得意忘形而功亏一篑,小黑不幸被俘。马高乔装打扮混入德军医院,成功将小黑和娜塔莉救出,为躲避德军的报复,马高将小黑和难民们藏在自己祖父巨大的地下室里。至此,地下世界开始形成。
二战结束了,马高作为铁托的战友,社会主义的伟大诗人,身居高位,娜塔莉也摇身一变成了马高夫人。他们在新国家里如鱼得水,尽享万人敬仰,而地下的小黑以及难民,则被马高的谎言欺骗了二十年。不时响起的空袭警报提醒着地下的人们,二战没有结束,法西斯仍然占领着他们的国家。为了尽快获得胜利,他们不停的为地下抵抗组织生产军火,殊不知这些军火,都被马高和娜塔莉销往了国外,换成了花花绿绿的钞票。为参加小黑儿子的婚宴,马高和娜塔莉来到地下,三位老友的重聚,依然在谎言中继续。一场意外让小黑带儿子逃向地面,错把拍摄小黑传记电影的摄制组当作了纳粹,大开杀戒,他那不谙世事的儿子却在意外中溺水而亡;猩猩开炮炸毁了地窖,伊凡为寻找逃走的猩猩,沿下水道来到德国,进了精神病院;马高和娜塔莉,发觉谎言被拆穿,炸毁了地窖,携巨款逃之夭夭。
又过了三十年,战争犹如宿命一般再度降临到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身上,只不过这次没有外来的侵略者,大家因为政见不同和民族仇恨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同胞。小黑在战乱中再次当上了领袖,马高和娜塔莉继续充当军火贩子,而伊凡则从德国的精神病院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兄弟偶遇,愤怒而绝望的伊凡用手杖打死了欺骗自己一生的哥哥马高,然后在教堂上吊自杀。娜塔莉则被小黑的军队处决。小黑蓦然发现在身边燃烧的尸体就是自己昔日的好友和爱人,一时间万念俱灰,追随着儿子的召唤,投入水井。穿过幽暗的水底,小黑来到一处乐土,剧中所有的人物重新聚到一起,伴随着嘈杂的巴尔干音乐,大家冰释前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http://tourclue.com 淘路网指导您安全节省出行
信仰与爱情、谎言与背叛,如此长的时间跨度,如此复杂的国仇家恨,库斯图里卡只用了三个主要人物就把南斯拉夫的历史脉络清晰的勾画了出来,其功力之深厚让人不得不为之赞叹。仔细分析一下剧中人物,你会发现,所谓信仰,所谓的民族英雄,都只不过是宣传的工具而已。被万人敬仰的马高其实是一个骗子和小偷,民族英雄小黑不过只是一介莽夫,而那个美貌的娜塔莉,则不过是见风使舵水性杨花的荡妇而已。所谓抗击纳粹的光辉事迹,其实更像是情敌间的你争我斗,和我们印象中的共产党员大相径庭南辕北辙,库斯图里卡也因为丑化了铁托的战友形象在国内遭到了抵制和非议。但我想说,正因为库斯图里卡对于南斯拉夫这个国家的深切之爱和切肤之痛,才会把这个国家不堪的一面展现在世人面前。真正的爱国者,爱的是自己的国家,而不是执政的政府,更不是政府强加于民众的信仰和主义。很多东欧评论家痛斥库斯图里卡把自己国家的人民全描绘成小偷和骗子,其实这是对他的一种误解,忽视了他嬉笑怒骂背后深深的乡愁以及对命运多舛的故国深深的叹息。现实中的库斯图里卡,早在九十年代初便旅居美国,十几年来未能回到自己的家乡,却一直无法割舍对祖国的向往和怀念。在影片中,在德国疯人院里关了几十年的伊凡跑进地下隧道,一辆经过的军车问他去哪儿,他说南斯拉夫。司机大笑着回答,地球上已经没有南斯拉夫了,然后扬长而去。镜头里只余伊凡茫然不知所措的脸,这时的伊凡,不正是库斯图里卡本人最真实的写照吗?《地下》单从故事情节来看,并不复杂,但这部长达170分钟的影片里面,糅杂了太多的符号和隐喻,穿插了太多的历史事件和种种不可思议的情节。因此,要想真的看懂这部神作,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纳粹的入侵、南斯拉夫的解放、铁托的葬礼、波黑的内战,这一系列历史事件的影像,在影片的不同时间被巧妙的引入。尤其令人忍俊不禁的是,所有的画面都被配上了同一首音乐–二战期间风靡欧洲战场的歌曲《莉莉玛莲》,不光如此,马高为欺骗地下的同仁,不时拉响空袭警报的同时,播放的同样是这首《莉莉玛莲》。通过音乐,一下子把历史的厚重带入到影片的荒诞之中,这大概也只有库斯图里卡能够做到吧。
人们常说天才和疯子只在一线之间,这句话在库斯图里卡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作为导演的库斯图里卡,是名符其实的得奖专业户,曾两次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其个人电影生涯获得的奖项几乎超过了张艺谋、陈凯歌的总和。然而这位电影天才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疯狂一面,在库斯图里卡电影的拍摄现场,牛羊乱舞、鸡飞狗跳是最常见的场面,只能用混乱不堪来形容,而他每天清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天空射出一梭子弹,然后才开始自己的早餐。无论在任何场合,他总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打扮,永远自称是南斯拉夫人,即使这个国家早已不存在。可以说,库斯图里卡电影里面那些放荡不羁行为怪诞但又异常可爱的人物,每个人都有着他自己的影子。但这些还不是最疯狂的,2003年库斯图里卡终于回到祖国,在塞尔维亚的山区斥巨资修建了一个乌托邦式的村庄,并邀请众多朋友来此定居,为此他不光散尽家财,还背上了巨额的债务。然而,他对此毫不在意,并对外宣称,“战争使我失去了自己的家乡,现在这就是我的家”。无论世人是否认可,库斯图里卡用他自己独特的方式落叶归根,回归了养育他的那块土地。
人物点评:
马高:
典型的享乐主义者和个人主义者。即使加入了共产党,仍高喊着“我是自由人!”。
二战时期,德军轰炸城市,危险迫在眉睫,他还急着与妓女交欢——开场表明性格特点。他始终为自己效忠:背叛朋友——小黑缺席期间,则勾引小黑的爱人纳塔莉亚;贪生怕死——小黑被盖世太保扣押,自己开船逃走。
冷战时期,为了自己的名誉,他对官方声称民族英雄小黑已牺牲,并不时播放防空警报来继续欺骗地下的民众二战仍在进行。官方为他的事迹拍摄传记电影,他见到自己的特型演员,问到“你是我吗?”无疑是一次心灵上的自我拷问。但并没有改变他继续他的劣行。得知自己的势力所失,他甚至决绝地炸死了地下所有人。
南斯拉夫解体战争时期,他摇身一变又成为战争贩子。其后被好友小黑间接下达命令处决。他和纳塔莉亚一起,燃着的尸体在自行的轮椅围绕着十字架转动,似乎请求宽恕。
小黑:
绝对忠实的共产党员,狂热的维护者。总以“我的城市”为坚守对象。因为崇拜所以服从马高假传的提托的命令,甘愿蛰伏在地下。直到儿子的婚礼作为契机,才父子重见天日。
他迷恋战争。看见“敌机”飞过丢下不会游泳的儿子追赶,以致儿子溺毙。他潜水寻找儿子时,被渔网束缚。那面渔网则是挥之不去的偶像崇拜。
92年南斯拉夫解体,他作为指挥官,重新陷入战争。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士兵问及他的所属,他终于醒悟,不再相信任一派别,只忠于自己和祖国。——可惜祖国已不复存在。
小黑的盛年唯独错过了和平年代。
纳塔莉亚:
职业的设置——演员——暗示了她日后的选择。她始终为权力而演:二战时期,她为盖世太保而演;冷战时期,她为政治风云人物马高而演;小黑一旦占有权力,她又回到他身边。尤其是她在约凡婚礼上,抱着坦克的炮杆起舞正充满色情味地印证了该人物设置的目的:炮杆象征着有权力的男性,而她围绕着他们谄媚。
小黑两次将她从权力男人手中解救——捆绑在背后,她却挣扎着叫喊“我是一个自由的女人!”,反讽的效果显露无疑。
伊万:
历史指认者。为了寻找猩猩索尼而走出了地下,成为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历史见证者。但是他口吃,被人喝止不说话。当他返家,却被告知“没有南斯拉夫”,亲人故乡不复存在,如烂柯山人般孤独无依。而失而复得的猩猩出现,仿似历史的证物,却因是动物而不语。伊万象征着潜在的半失语状态的历史指认者,暗示南斯拉夫历史几乎无法开口自语。http://tourclue.com 淘路网指导您安全节省出行
约凡:
战争受害者。他自出生以来就在地下。20岁,结婚预示着成长,终能和父亲小黑走到地面,那个时刻正好仍是与地下无异的黑夜。他错误地指认月亮是太阳。父亲纠正他,“太阳睡着了”。水下,游鱼的身影,约凡紧张得以为是鱼雷——拜地下的教育所赐,一切仍提留在战时教育,首要任务在于识别危险的威胁。
日出,约凡的眼睛不适应刺眼的明亮,欲要回到地下。
如果约凡象征南斯拉夫的新生代,他所表现出来的畏葸、对战争的过于敏感正是新一代南斯拉夫人的写照。父亲小黑一直询问“有约凡的踪迹吗”而无人应答,暗示着民族文化之后继无人。
影片亮点:
1,影片的叙事结构具有鲜明的小说特色,其中的铺陈与悬念的设置极为精巧。仅从这一点而言,就足以证明库斯图里卡昭彰于世的天才了。较之于费里尼后期作品的枯涩隐晦,库斯图里卡在“传承”之余,更多地融入了戏谑与嘲讽的个性化特质,在无尽的喧哗与调侃中剖析出深层次的寓意。全片清晰地分为三章,依次为“战争”“冷战”“战争”,呈现出一种回旋的体式,且在回旋中又有着大幅度的递进。但其不同于《流浪艺人》回叙体式的叙事结构(由1952年剧团的“现在”回溯到1939年的剧团“过去”),《地下》的“回旋”是顺叙的,其结尾也相对要隆重得多。而在段落过渡的处理上,《流浪艺人》和《地下》异曲同工,安哲和小库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到了尽善尽美。《流浪艺人》中的过渡以“艺人面对观众演说”的方式来呈现,而《地下》中的过渡则是相应历史画面的原景重现。
影片采用了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又颇具肥里尼费大师的超现实主义风范,它极好地影射了南斯拉夫的整个当代史,对斯拉夫人面临的回忆困境做了鞭辟入里的刺探。作为库斯图里卡最为人称道的一部电影,《地下》的“出鞘”无疑是震撼人心的。
看片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想起俄罗斯导演安德烈·萨金塞夫的《回归》,那同样是一次对已逝国度(前苏联)的“精气神”的追溯。
2,《地下》的开篇呈现出一种“阳光灿烂”的格调,即便表现醉醺醺的黑夜,同样洋溢着晒人的革命气息。这种气息不止表现于外部空间上,更表现于人物的行为举止上,“无厘头”的荒诞中潜藏着令人着迷的魔幻气质。首都贝尔格莱镇作为昔日南斯拉夫人的核心记忆,像回忆中一个永恒的剪影,被阳光耀照着。倘若看过《黑猫白猫》,你定然会熟悉这种感觉,那更是一部至始至终都浸透着阳光的电影。而《地下》的复杂性也从这一细节上彰显出来了,《地下》开篇的“晴朗”与之后的“沉郁”形成强烈对比,“喧闹”之余,库斯图里卡“深邃”的一面最终占据了上风。
战争的残酷往往体现于它的猝不及防,而《地下》就是如此表现的。晌午的阳光下,小镇犹在呼吸中做着最后一匹美梦,饲养员伊文还没有完成喂食,男人和女人犹然沉浸于床第之欢,灾难却黑鸦鸦地来临了,巨大的法西斯轰炸机嗖嗖地掠过,生活的巨大的惯性被狠狠地砸破了。而与此同时,库斯图里卡式的闹剧也拉开了帷幕。我们看到了一切违背常规的人为反映:说什么也要把爱做完,还是一如往常地吃早餐,照常地戴上绅士帽去勾搭漂亮女人。这一切竟而如此荒谬地在炮火口进行,库斯图里卡的“游戏精神”着实令人大开眼界。
以这种变相的方式来描摹战争,其实是颇为大胆的。一般情况下,许多导演会选择另一种惯有的基调,在不冒风险的情况下进行个人化的革新,如库布里克的《全金属外壳》,如阿方索·卡隆的《人类之子》。这两部影片都是以另一种暗色调的“猝不及防”来呈现战争的残酷。《全金属外壳》于人以无望的恐惧,而《人类之子》则于人以阴沉沉的绝望。无论如何,这些都绝然迥异于库斯图里卡的癫狂。印象中,唯有特瑞·吉列姆的《巴西》才略略有些许相同的气质。《巴西》中,特瑞着重于描摹人性的丧失,就如片中所表现的,即使炸弹就在你身边爆炸,你犹然可以纹丝不乱地与人扯淡。
3,库斯图里卡热爱“游戏”的小情调具有一种令人迷恋的特质。比如①把献花插到女人的屁股上,从镜子里猥琐地窥视;②走失的大象卷走了晾在窗台上的鞋子;③国家剧院清理队在废墟中细细摸索;④餐桌上会跳动的鱼;⑤不怕电击的布瑞吉;⑦挤眉弄眼地大闹剧院;⑥拿着怀表滴答滴答地自我催眠;⑧孩子们在粉笔画成的五线谱上表演节目;⑨地下室里时钟的运转和洗澡水的“排泄”都得依靠人力;⑩约万的新娘伊莲娜穿着白色的婚纱“从天而降”。
4,动物饲养员伊文和黑猩猩桑尼是贯穿全片的两个关键。第一章开端,突如其来的空袭致使黑猩猩桑尼失去了母亲(母猩猩满脸鲜血的特写镜头有很强的反战气质),伊文则成了它唯一的“亲人”。身为马尔科的弟弟,伊文入住“地下”之事便水到渠成。而第二章末尾,亦正是通过黑猩猩桑尼之手,才使久居地下的人群得以重见天日。及至第三章开端,作为“地下”生活的见证者,伊文终于得知了马尔科的阴谋,他愤恨不已地踏上寻找丢失的南斯拉夫的路途。
由此可见,伊文和桑尼是贯穿全片的一组线索,在丰富故事内核的同时,也起着“催化剂”和“连锁”的作用,是故事架构中必不可少的关键元素。至于性格塑造上,伊文的痴傻和对哥哥马尔科的盲目崇拜是导致他最初看不清真相的重要原因,直至他恍然大悟时,那坚守了几乎整整一生的“神坛”仿佛刹那间倾毁了,这其中的转变于他而言是极为惨烈的。而黑猩猩桑尼的“通人性之处”也在最后一章中得以充分展现,它独自徘徊于地下道的废墟之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寻找什么。或许,它在寻找桑尼,又或许,在寻找丢失的家园。
5,库斯图里卡的电影中介入了大量的音乐元素。在我印象中,酷爱把玩音乐的导演有很多,但极少有人能像库斯图里卡那般出彩的。《黑猫白猫》中,老路易把孩子们捆在一棵大树上来训练乐器,如若一场精致而漂亮的集体演出,有一种游戏般的仪式感;还有爷爷手中必不可少的乐器——手风琴,那些吉普赛文化的源远流长,在那手风琴一鼓一鼓的乐声中悄悄舒展着身肢。《亚利桑那之梦》中,艾琳坐在飞行器上,音乐在空气里一圈圈兜转,那是闭上眼睛也能看到的梦想的颜色。还有《爸爸出差时》中飞机秀表演时极为帅气的配乐,呈现着斯拉夫人独有的精神气质。
而《地下》从一开始就浸润在大段大段的吉普赛音乐之中。城墙下,布瑞吉和马尔科驾着敞篷马车开怀畅饮,小乐队的助兴演奏充满黑色的逸趣。手枪齐鸣,马蹄得得,沉睡的小镇小小地睁开眼睛。人说,革命信仰是一场充满迷狂的宏梦,心里的蓝图一天天盛开,半壁江山的蛊惑像一种灼人的荼毒。即便在最黑最黑的黑夜中,革命者的眼睛依然是透亮的。地下室的整整二十年,我们无法忽视这支小乐队的存在,音乐给予孤独者及被困人群的抚慰是颇具力量的。细细听来,全片的音乐像一首宏大的史诗,仅凭这一点,就足以窥见库斯图里卡在艺术上的野心了。人人称道库斯图里卡,亦大有赞其音乐者,称其电影中,音乐同样是主角之一。
6,挺着大肚子的维拉从木楼梯上一格一格摔下来的时候,一种黑色的残酷笑吟吟地笼罩住每个人的神经。于是,她难产而死了。在我以为,维拉的离逝与儿子约万的新生意味着一段生活的结束和另一段生活的开始。然而谁也不曾想过,这所谓的“另一段生活”至终却会演变成一场几乎无限期的“扣押”与“剥削”,一刹那的念想,20年就已刷刷地流过。于布瑞吉而言,作为“替补”的娜塔丽佳的存在是延续幸福的不朽明证,或许,这足以抵消自己的丧妻之痛了。然而,他亦从来不曾想过,在此之后,他将再也触摸不到娜塔丽佳的身体。昔日“挚友”的一时贪婪,终于吃掉了他辛辛苦苦赚来的爱情,甚而,他对自由的幻想与渴望亦至终沦为一个“地下兵工厂”的可卑玩笑。
7,影片中的那场“戏中戏”名为《马尔科回忆录》。在拍戏现场,马尔科见到了久违的“布瑞吉”,他故弄玄虚地与演员拥抱,及至晚宴上的扯谎,这种种,刺激了娜塔丽佳脆弱的内心。那夜,马尔科与娜塔丽佳的谈话暴露了他们内心的虚弱。在我以为,这种虚弱感源自南斯拉夫摇摆不定的政治立场,就如娜塔丽佳徘徊动荡的思绪。在地下室婚礼那场戏中,老友重逢,各自怀着满腹的心事。娜塔丽佳不停地喝酒,至醉。她兀自游离于马尔科与布瑞吉之间,积压了二十年的真相呼之欲出。就此,有人分析说娜塔丽佳这一人物形象恰恰象征着各种势力中日益摇摆不定的南斯拉夫民族。
那场关于真相的对话如是——
娜塔丽佳:“这样的垃圾,不管作者、导演是谁,这就是垃圾。如果他们问我怎么想,我就是这样想的!……你是个诗人啊,马尔科,写诗!”
马尔科:“娜塔丽佳,你究竟缺了什么?”
娜塔丽佳:“真相!”
马尔科:“真相?”
娜塔丽佳:“是的,真相……”
马尔科:“亲爱的,所有的剧本都是假的,真相只存在于现实中。你就是真相!”
娜塔丽佳:“你!你是时候说出真相了。”
马尔科:“不存在真相,只有你的信仰。”
娜塔丽佳:“你演的就是真相!艺术就是谎言,天大的谎言。我们全是骗人的,至少在某种程度上。”
8,约万和父亲布瑞吉并肩作战的桥段恍若一场婴孩初生时的洗礼。那是约万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夜色如水,约万欣喜地告诉父亲:“太阳出来了,爸爸。”布瑞吉纠正道:“那是月亮。”这个父子之间的细小对话兀自令人心酸。这二十年来,约万如同一个从未脱离过母体的卑微的存在。于外部世界而言,他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恍若一出生他就死了,就像吹不起任何涟漪的一缕细风。相比之下,父亲布瑞吉却被誉为“人民英雄”为所谓的“后人”们膜拜着。
翌日清晨,约万终于看到了日出。霞光映照着湖水,一圈圈荡漾开去,空气里充满清凌凌的气味,整个世界在窸窸窣窣的爆裂声中一簇簇绽放开来。“这世界真美!太美了!”约万如是感叹着。而在我以为,这是全片最为澄澈的一个桥段。无需赘言的纯净。http://tourclue.com 淘路网指导您安全节省出行
9,以下这段对话出现于第三章开端,亦是由此,伊文才终于得知哥哥马尔科持续二十年之久的阴谋。如今终于昭彰于世了。世道大变。当昔日的“人民英雄”也沦为了卑劣小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相信?当一个国家陷入内战,当一个完整的体系分崩离析,这个世界还有什么难以舍弃?铁托的哀歌又是谁的过错呢?“没有南斯拉夫了,南斯拉夫不存在了。”没有人可以回避这个不诤的事实。回至这段对话,其中的“地下室”哲学令我感触颇深。
“他(伊文)告诉我一些难以置信的事,他说,他一直住在地下室。”
“共产党就是个大地下室。”
“整个地球也是……一个地下室?”
10,事隔多年,布瑞吉把压抑内心的仇恨发泄在了炮火连天的内战战场上。这个永远比马尔科年轻5岁的男人也开始感到了苍老。试想,当一个人真正沦为战争机器时,他的心差不多就已经死了。而辗转过活的马尔科夫妇也至终死在了布瑞吉手中。他们相拥坐在起火的轮椅上,绕着广场中央的十字架雕像一圈圈旋转。火势很大,像一场灵魂的涅磐。而十字架上倒置的耶稣像似乎在言说着什么。这个桥段的氛围营造得太天才了,我从来不知道起火的轮椅能迎风绕着一座雕像兜转,恍如一场宗教仪式。那或而是祭祀,或而是洗礼,又或而只是关于死亡的一场舞蹈。
11,关于不得不说的结尾。
《地下》的结尾无法不让人想起费里尼《八又二分之一》的绝妙收场。身为费里尼的忠实粉丝,库斯图里卡的致敬之意是显而易见的。对于这样一部颇具艺术气质的史诗电影,如是收尾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电影中所有的人物沐浴而出,我的心底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惊叹。维拉复活了,约万和伊莲娜复活了,马尔科和娜塔丽佳复活了,下肢瘫痪的巴图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口吃的伊文不再结巴了。人们欢呼雀跃着,跳着美好的吉普赛之舞。许多人说,这样的集体式狂欢是只是出离于现实的一场华美的梦,抑或只是导演的一种美好祝愿罢了,就像中国的大团圆结局。而在我以为,却绝而不是这么简单的,它更关乎哲学,更关乎人生,更关乎生命的全景式的姿态。
有人分析说,“故事中的人物个体分别象征着从南斯拉夫分裂而出的克罗地亚、塞尔维亚、黑山、科索沃等等小国。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仅仅代表了利与欲望,更代表了这些国家所谓的自主与主权的争夺。而他们暗无天日的二十年生活也代表了南斯拉夫这个曾经的国家过去的一切。而最后臆想中的团圆也表明了导演一种开诚布公的态度:让我们忘记过去的一切。”我以为,这样的解读是有理有据的。
我们看到伊万转过头来,口齿清晰地对我们说:“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盖起了新的屋舍,它们有着红色的房顶以及向宾客敞开的大门。鹳鸟也在这里筑巢。我们感激养育我们的土地,感激温暖我们的太阳,感激这片令我们怀念起家乡绿地的田野。我们还会怀着或悲伤或喜悦的心情回忆我们的祖国吗?当我们向子孙讲述这个故事时,它会像所有故事那样开始:‘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个国家……’”
至终,一半土地分裂开去,就像地球形成之初的板块移动。人群陷在孤岛之中,但狂欢犹在继续。或而,生命就是孤独与狂欢的“合二为一”。

Related posts
梵蒂冈
梵蒂冈

梵蒂冈城市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以教宗为首的教廷的所在地,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 […]

阅读更多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坝上是中国少数几个自然景观能称得上震撼的地方,尤其是十月秋高季节,美的亮瞎你的钛白金狗眼!

阅读更多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WHEN Zarathustra was thirty years old, he left his […]

阅读更多
  • 评论
  • 引用
  • 关于文章
评论被关闭
发表在 十一月 24, 2013
in 电影赏析
2013 © Copyright by 淘路网 Tourcl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