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树 – 高尔斯华绥

“好心肠的!”不错!可是他自己在干什么呢?对这个好心肠的姑娘,自己的企图——依他们的说法——是什么呢?这念头一直随着他,走过闪耀着金凤花的 田野。那儿有红色的小牛在吃草,燕子在高空飞翔。是的,橡树比—q树早,已经是一片赭黄;每棵树的生长阶段和颜色都不一样。布谷鸟和千百种鸟儿在歌 唱;小河小溪亮得耀眼。古人相信曾经有过一个黄金时代,有过赫斯佩丽迪丝姊妹们的花园!……一只雌的黄蜂落在他的袖子上。杀死一只雌的黄蜂,等于少两千只 黄蜂来偷盗从这园里的花朵中结出来的苹果。但是,哪个心里怀着爱情的人,能在这样可爱的日子杀生呢?他走进一块地,一只小红牛正在那儿吃草。艾舍斯特觉得 它的模样儿像乔。但是小牛并不注意这位客人,也许在这鸟语声中,在它那短腿下的这片迷人的金色牧场中,它也有点儿陶醉了。艾舍斯特毫无阻碍地穿过去,来到 河边的山坡上。一个山罔从斜坡升起,顶上有许多岩石。那儿,野风信子密密地滋生着,还有二十来棵野生的酸苹果树盛开着花儿。他在草上躺下。田野里金凤花的 绚丽灿烂和橡树的金光闪烁,一变而为这灰色山罔下的虚无缥渺的空灵之美,使他充满了一种惊异之感;什么都不一样了,只有潺潺的流水声和布谷鸟的歌声没有 变。他在那儿躺了很久,看阳光渐渐移动,直到酸苹果树把影子投射在野风信子上,只剩几只野蜜蜂还在做他的伴侣。他并不很清醒,想着早上那一吻,还有今晚苹 果树下的密约。这样一个地方,一定有牧神和树神居住着;像酸苹果树的花那么洁白的仙女们,回来安息在这些树里;而像枯蕨那么棕色的、长着尖耳朵的牧神,则 躲着等待她们归来。他醒来的时候,布谷鸟还在叫,河水还在淙淙地流,但是太阳已经隐藏到山罔的后面,山坡上凉飕飕的,有几只野兔已经出来了。“今天晚 上!”他想。正像万物正在从土中往上生长、在一只无形的手的柔软而执拗的手指之下展开一样,他的心和官能也在被推动和展开。他站起来,打酸苹果树上折下一 个小花枝。那花蕾宛如梅根——

贝壳似的形状,玫瑰红的颜色,风姿自然,清新鲜嫩;正在开放的花朵也是这样,洁白,自然,动人。他把花枝放在上衣里面。他心里的全部春之奔放都由一声得意的叹息透露了出来。可是,那些早出的野兔都赶紧逃开了。

六当天晚上艾舍斯特放下拿在手里半小时一直没有读过的袖珍本《奥德赛》,悄悄地穿过院子到果园里去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钟了。月亮刚刚升起,十足 是金黄色的,挂在山上,像一个明亮、有力、注意着周围动静的精灵,打—q树的半裸的枝干所构成的栅栏后面窥视着。苹果树之间还是暗沉沉的。他站着定了 定方向,用脚探索着地上的乱草。紧靠他背后有一团漆黑的东西蠕动着,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原来是三头大猪,它们重新互相紧挨着,在墙脚边躺下了。他倾听 着。没有风,只是汨汨的流水的低语声比白天加倍有力了。

有一只鸟,他说不出是什么名堂,“哔卜”“哔卜”地叫着,怪单调的;他听得一只蚊母鸟在很远的地方拉长了嗓子不断鸣叫着;还有一只猫头鹰呼呼地在 叫。艾舍斯特挪动一两步,又站住了,觉得脑袋四周有一片朦胧的活的白茫茫的东西。昏暗的苹果树静止着,上面的无数花朵和花蕾看去是那么柔和,呈现出模糊的 轮廊,它们受了蠕动的月光的魔力,都活了起来。他有一种最最奇怪的感觉,仿佛真有淘伴似的,仿佛千百万只白蛾或精灵飘浮了进来,停留在昏暗的天空和更加昏 暗的地面之间,就在跟他的眼睛相平的空间开合着翅膀。这一霎那间的美是令人惊讶的、静寂的、没有香味的,使他几乎忘记了为什么到这果园里来。夜色降临以 后,白天始终裹着大地的那种飞在空中的魅力并没有消失,不过换成了目前这种新的形式。他在这粉装玉琢的浓密树枝间移步往前,来到了那棵大苹果树跟前。不会 弄错,即便是在黑暗里;它比所有别的树几乎都高大两倍,向那开阔的草地和小河一直斜倾出去。在那粗壮的树枝下,他又停下来,倾听着。完全是同样的那几种声 音,还有那几口困倦的猪发出来的轻轻的咕噜声。他把双手放在干燥而几乎温暖的树干上,那粗糙的长了苔藓的表面经手一模发出一种泥炭般的气味来。她会来吗 ——

会吗?在这些颤动的、神鬼出没的、被月光所迷的树木间,他对什么东西都疑惑起来!这里一切都是超尘脱俗的,不是尘世间情侣相会的地方;只适合男神和 女神,牧神和林中仙女——不适合他和这乡下小姑娘。如果她不来,岂不倒可以松口气了吗?可是他一直在谛听着。那只不知名的鸟还在“哔卜——哔卜”、“哔卜 ——哔卜”地叫,从有鳟鱼的小河里升起了忙碌的喃喃声,月亮从她那树牢的栅栏后面把视线投射在河面上。跟他的眼睛一般高的花丛好像每时每刻都变得更富有生 气了,它那神秘的洁白的美好像使它愈来愈成为他那种提心吊胆、悬而不决的心情的一部分了。他折下了一个小花枝,拿近一看——

有三朵花儿。采摘果树的鲜花——柔嫩、神圣、幼小的鲜花——然后把它们扔掉,这是亵渎神圣的事!这时他突然听得大门关上的声音,那些猪又动起来,咕 噜起来,他的背靠在树上,双手抄在身后紧抱着那长了苔藓的树身,屏住了呼吸。她简直像个穿行林间的精灵,尽管她来时有那么些闹声!接着他看见她已经走得很 近了——她那暗淡的身体成了一棵小树的一部分,她那洁白的脸蛋成了树上的花的一部分;她是那么静静地向他窥视着。他低声叫道:

“梅根!”伸出两只手去。她奔向前来,直扑在他的怀里。艾舍斯特感觉到她的心抵着他直跳,这时候,他领会到了骑士精神和激情的全部味道。因为她并不 属于他的世界,因为她是那么单纯、年轻和直率,只有一片爱慕之心,毫无自卫的能力;在这黑暗里他怎么能不以她的保护者自居呢!可是,因为她天性是那么单 纯,热爱自然;热爱美,就像那有生命的苹果花一样是这春宵的一部分,他怎么能不接受她愿意给予他的全部赐与,不去满足她和他心头春天的要求呢!在这两种情 绪的斗争中,他把她搂在怀里,吻着她的头发。他不知道他们一声不响地在那儿站了多久。小河继续淙淙地流着,猫头鹰继续呼呼地叫着,月亮继续悄悄地往上升 着,变得更加洁白了;他们周围和头顶的苹果花在生气蓬勃的美的兴奋中明亮起来了。他们的嘴唇互相寻找着,他们没有说话。只要一说话,一切就都不真实了!春 天没有言语,只有淅飒和低吟。春花怒放,春叶茁发,春水奔流,春天欢腾地无休无止地追逐着,这一切都比言语要丰富得多!有时,春天显灵,像一个神秘的精灵 一般站着,用它的双臂搂住情侣,用有魔力的手指抚摸他们,于是,他们嘴唇印着嘴唇站在那儿,除了接吻,忘了一切。她的心贴在他身上怦怦地跳着,她的嘴唇在 他的嘴唇上颤动,这时,艾舍斯特只感觉单纯的狂喜——

命运之神有意把她投入自己的怀抱,爱神是不容轻侮的!但是当他们的嘴唇为了呼吸而分开的时候,分岐马上又开始了。

不过,这时热情更加强烈得多,他叹了口气说:

“啊!梅根!你为什么要来呀?”

她仰起脸来,十分惊异,感情受到了伤害。

“先生,是您叫我来的。”

“别叫我‘先生’,亲爱的。”

“那我该叫您什么呢?”

“弗兰克。”

“我不能。啊,不能!”

“可是你爱我——不是吗?”

“我没法不爱您。我要跟您在一起——这就是一切。”

“一切!”

她轻轻地说,轻得他几乎听不到:

“如果我不能跟您在一起,我会死的。”

艾舍斯特使劲吸了一口气。”

“那么,来跟我在一起吧。”

“啊!”

陶醉于这一声“啊!”所包含的敬畏和狂喜,他低声地继续说:

“咱们上伦敦去。我让你去见见世面。我一定会照顾你,我答应你,梅根。我决不会虐待你!”

“只要能跟您在一起——再没别的了。”

他抚摩着她的头发,低声往下说:

“明天我上托尔基去取些钱,给你买几件不会引人注意的衣服,然后咱们溜走。等咱们到了伦敦,也许不久,如果你充分爱我的话,咱们就结婚。

他感觉到她摇头时头发的颤动。淘#路#网tourclue.com文字传递爱心! 淘路网/旅游百科
“啊,不!我不能。我只要跟您在一起!”

艾舍斯特沉醉于自己的骑士精神,继续嘟嚷着:

“是我配不上你。呀!梅根,你什么时候开始爱我的?”

“就在路上看见您,您瞧着我的时候。第一天晚上我就爱您了;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您会要我。”

她突然身子往下一滑,跪在地上,要亲他的脚。

艾舍斯特吓得打了个寒噤;他把她抱起来,紧紧地搂着——心乱得说不出话来。

她低声说:“为什么不让我亲?”

“是我要亲你的脚!”

她微微一笑,使他的眼泪涌到了眼眶里。她那被月光照亮的脸那么白皙,跟他的脸靠得那么近,她那张开的嘴唇呈现着淡淡的粉红色,这脸和嘴唇的颜色有着苹果花的那种活的超尘脱俗的美。

接着,突然,她的眼睛张大了,痛苦地瞪着他旁边的什么地方;她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低声说:“看!”

艾舍斯特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照亮的河水,抹上了淡橙色的金雀花,闪闪发光的山毛榉和树背后月光下的广大的山影。只听得她在背后胆战心惊她轻声说:“吉卜赛鬼!”

“哪儿?”

“哪儿——石头边——树底下!”

他满腔恼怒,跳过小河,大踏步向山毛榉林子走去。月光开的玩笑嘛!什么也没有!他在大圆石和山楂树间冲进奔出,跌跌撞撞,嘴里叽咕着、咒骂着,可是 心里又禁不住有点儿害怕。荒谬!可笑!他回到苹果树那儿,可是她已经走了;他听见一阵悉索声,那几口猪又轻轻地叫着,大门嘎地关上了。人去园空,只剩下这 棵老苹果树!他刷地抱住了树身。这跟她那柔软的身体多么不一样呀;贴在他脸上的是粗糙的藓苔——这跟她那温柔的面颊又多么不一样呀;只有那气味,像树林子 里的气味,有点儿相同!在头顶,在周围,苹果花更有生气了,被月光照得更亮了,仿佛在荧荧放光和呼吸似的。

七在托尔基车站下车后,艾舍斯特犹豫地漫步在海滨,原来他并不熟悉英国水乡中的这个特殊名城。没有意识到自己穿的是什么衣服,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当地 居民中间十分惹人注目,却自穿着他那诺福克短上衣、沾满尘土的靴子和破旧的礼帽,迈开大步走着,没有留意人们正呆呆地注视他。他在寻找他伦敦那家银行的分 行,后来找到了,却也发现了他那打算的第一个障碍。他在托尔基有没有熟人呢?没有。既然如此,就请他打电报到伦敦那家银行去,他们将乐于接到伦敦的回电后 满足他的要求。从讲求实际的庸俗世界吹来的这股不信任的气息不免使他想像中的前景为之黯然失色。但是他还是发了电报。
差不多就在邮局的对面,他看见一家店铺摆满了妇女的衣着,不觉带着奇异的感觉仔细瞧着橱窗。要为装扮他那乡下情人而操心,不仅仅是有点儿伤脑筋。他跨进店堂。一个年轻妇人走上前来,她长着一双蓝眼睛,微微蹙着前额,流露出迷惑的神情。艾舍斯特默默地凝视着她。

“您买东西吗,先生?”

“我要一件年轻太太穿的衣服。”

那年轻妇人微微一笑。艾舍斯特皱紧眉头——他突然强烈地感觉到他那要求的奇特性。

那年轻妇人急忙补充说:

“您要什么式样的——

时髦点儿的吗?”

“不。朴素的。”

“那位年轻太太的身材怎样?”

“不知道;我看大概比您低二…脊饩鞍伞!?“您能告诉我她的腰身大小吗?”

梅根的腰身!

“噢!普通大小就行!”

“对!”

她走了之后,艾舍斯特站着闷闷不乐地瞧着橱窗里的模特儿,突然他觉得简直没法相信:梅根——他的梅根——竟会脱掉他经常看见她穿戴的粗苏格兰呢裙子、质料低劣的短罩衫和压扁的苏格兰圆帽,而换上别的服装。那年轻妇人已经抱着好几件衣服回来了,艾舍斯特瞅她把这些衣服贴着自己漂亮的身子比着。有一件衣服的颜色他很喜欢,是淡灰色的,可是他实在不能相像梅根会穿这件衣服。那年轻妇人又去拿了几件来。但是这时艾舍斯特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怎样选择呢?她也需要一顶帽子,一双鞋,一副手套;可是,如果他都买了,说不定它们会使她显得很庸俗,就像假日的漂亮衣服叫乡下人穿了总显得十分庸俗一样!为什么她不能穿着本来的装束出门呢?啊!可是招眼却是不好的;这是一次关系重大的私奔呀。他凝视着那年轻妇人,心里想:“不知道她有没有猜测,把我当成个下流坯?”

请您把那件灰色的给我留着,好吗?”最后他硬着头皮说。

“现在我不能决定;我下午再来。”

那年轻妇人叹了一口气。

“噢!可以。这是件十分文雅的衣服。我想您再也找不到哪件会比它更能适合您的需要了。”

“我看是找不到了,”艾舍斯特嘟哝着,走了出来。

摆脱了实际世界的那种不信任的庸俗气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回到种种幻象中去了。在想像中,他看见了将要和他过共同生活的那个信任的美丽的小东西,看见自己和她偷偷地溜出去,在月光下的荒原上走着,他拿着她的新衣服,胳臂挽着她的腰,直走到一个很远的林子里,那时黎明即将到来,她脱掉旧衣,换上了新装,然后,在远处的一个车站,一列早班火车把他们载上蜜月的旅程,直到伦敦吞没了他们,爱情的美梦变成了事实。

“弗兰克·艾舍斯特!腊格比分别后没见过面呢,老朋友!”

艾舍斯特的愁眉解开了,靠近自己的那张脸长着一对蓝眼睛,满面阳光——这张脸属于那样一种类型,内心的阳光和外界的阳光在那里合而为一,变成一种光泽。于是他答道:

“菲尔·哈利德,是你呀!”

“你在这儿干什么?”

“啊!没什么。出来逛逛,取点儿钱。我在荒原上待着。”

“你上哪儿吃饭去?上我们那儿去吃吧;我跟几个妹妹在这里。她们刚出过麻疹。”

艾舍斯特被这条友好的胳臂挽住,随他一路走去,上山下山,来到了城外,哈利德的谈话洋溢着乐天的精神,就像他的脸上洋溢着阳光一样;他解释为什么“在这无聊的地方,唯一好玩儿的只有游泳和划船”,如此等等。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列新月形的房屋面前,这里比海略高,离海略远。中间一座房子是个旅馆,两人走了进去。

“到楼上我的屋子里来,洗一洗。马上就要吃饭了。”

艾舍斯特在镜子里打量着自己的容貌。经过两个星期的居住在农庄卧室、只用一把梳子、只有一件替换衬衣的生活之后,这间杂乱地放着衣服和刷子的屋子简直成了豪华的加菩亚;他想:“奇怪——真不明白——”但是到底不明白什么,他可说不上来。

他跟着哈利德上起坐室去吃饭。听到“这是弗兰克·艾舍斯特——那是我的妹妹们”这句话,三张都十分白皙、都长着蓝眼睛的脸猛地转了过来。

两个年纪的确很小,大约是十一岁和十岁。第三个大概十七岁,高高的身材,也是一头金黄头发,两颊白里泛红,略为晒黑了些,眉毛比头发的颜色要深些,自中间向两旁稍稍斜起。三个人说话都像哈利德,声音高,兴致好。她们笔直站起来,动作迅速地跟艾舍斯特握了手,端详着他,接着又马上走开,开始谈论下午干些什么。真是道地的狄安娜和两个待从仙女!经过一段农村生活之后,这爽快、热烈而充满了学生特种语言的谈话,这清新、纯洁而不拘形式的优雅风度,开头显得很奇怪,接着他又觉得是那么自然,使他刚刚离开的那个环境突然变得遥远了。两个小的似乎叫莎比娜和弗蕾达;最大的似乎叫斯苔拉。

忽然叫莎比娜的那个回过头来对他说:

“我说呀,你跟我们去捉小虾好不好?——真有趣呢!”

对这没有预料到的友好表示,艾舍斯特吃了一惊,他咕哝着说:
“我怕今天下午得回去呢。”

“呀!”

“不能延期呢?”

艾舍斯特看着刚说话的斯苔拉,摇摇头,笑了笑。她真美呀!莎比娜惋惜地说:“就延期吧!”接着谈话转到洞穴和游泳方面去了。

“你能游得很远吗?”

“大概两英里。”

“啊!”

“哎呀!”

“多好玩!”

三对盯着他瞧的蓝眼睛使他意识到自己的新的重要性。

这种感觉是挺惬意的,哈利德说:

“我说呀,你就是得待下来,去海里洗个澡。还是在这里过夜吧。”

“是呀,就这样!”

可是艾舍斯特又笑了笑,摇摇头。接着他突然发现她们在盘问他的体育才能。原来他参加过自己学院的赛船选手队和足球代表队,赢得过一英里赛跑的冠军;吃完饭站起来的时候,他俨然是个英雄了。两个小姑娘一定要他去看看“她们的”洞穴,于是她们就叽叽喳喳地出发了,艾舍斯特走在她们中间,斯苔拉和她哥哥在稍后的地方跟着。在那洞穴里,跟任何别的洞穴一样,既潮湿又幽暗,最大的特色是一个水池子,其中可能有着可以捉来放在瓶子里的各种小生物,莎比娜和弗蕾达裸着模样儿挺好看的棕色的腿,没穿袜子;她们叫艾舍斯特也到池子中央去,帮她们一同把水放在筛了里滤过。他马上也就脱掉了靴子和袜子。当你跟可爱的孩子们站在池子里,又有个年轻的狄安娜在池边好奇地接受你捉上来的任何东西的时候,如果你懂得什么叫美的话,时间是过得很快的!艾舍斯特从来就不大有时间观念,。当他摸出表来一看,已经三点过了很久,不觉吃了一惊。今天不能拿支票兑取现款了——

等他赶到那里,银行早就停止办公了。看到他的神色,两个小姑娘立刻同声嚷着说:

“好呀!现在你得留下来了!”

艾舍斯特没有回答。他又回忆起梅根的脸来,吃早饭的时候,他曾悄悄地说:“我就上托尔基去,亲爱的,把一切安排好;今天黄昏就回来。要是天气好,今天晚上咱们就走。你作好准备。”他又回忆起她怎样颤抖着,认真地听着他的话。

她会怎么想呢?然后他定了定神,突然意识到另一个年轻姑娘的安静的谛视——她站在池子边上,那么颀长、美好、像狄安娜似的——

意识到她那稍稍往上斜起的眉毛下面的两只惊异的蓝眼睛。如果她们知道他心里正在想什么——如果她们知道就在今天晚上他打算——

!那么,那时她们就会厌恶地轻轻咕哝一声,丢下他一个人在洞里。于是他带着又怒、又恨、又羞的奇怪心情,把表放回袋里,粗鲁地说:
“对,今天我算是吹啦。”

“好呀!现在你可以跟我们去游泳了。”

对于这两个可爱的孩子所表示的心满意足,对于挂在斯苔拉嘴角的微笑,对于哈利德说的“好极了,老朋友!晚上的睡衣我借给你!”他不可能不稍稍表示一点屈服。但是艾舍斯特心头又激动起一阵渴望和梅根,他抑郁地说:

“我得去发个电报!”

水池玩腻之后,大家回旅馆去。艾舍斯特的电报是发给纳拉科姆太太的:“今晚有事,明返,甚歉。”梅根当然会明白,他忙不过来;于是他心里轻松了些,这是个可爱的下午,天气温暖,大海平静、蔚蓝,而游泳正是他极爱好的事。两个可爱的孩子对他这般亲切,使他很得意;她们,还有斯苔拉,还有哈利德的乐滋滋的脸,都叫人瞧着高兴;这一切似乎有点儿不真实,然而又是极端自然的——他好像正在最后窥视一下正常的生活,然后就要跟梅根一下子投入不平常的冒险中去!他拿着借来的游泳衣,跟大家一同出发了。哈利德和他同在一块岩石后面换衣服,三个姑娘在另一块岩石后面换。他第一个下海,立刻施展本领游了出去,要证明自己夸下的海口。他回头看见哈利德正沿岸边游着,姑娘们泡在水里,笨拙地打着水,乘着小浪一起一落。这都是他一向看不起的,可是现在却认为很有趣、很合理,因为这样才显得他是唯一精通水性的人。但是游过去的时候,他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欢迎他这样一个外人去参加她们的泼水小组。靠近那个苗条的少女,他有点儿羞怯。后来,莎比娜把他叫去,两个小姑娘争着要他教浮水,忙得他应接不暇,甚至没空去注意斯苔拉是不是习惯于他在场。直到突然听得她一声惊呼,才看见她站在齐腰的水里,身体稍稍向前俯着,伸出两条细长的白胳臂指着前面,湿漉漉的脸上由于阳光照耀和恐惧而呈现出慌张的神色。

“瞧菲尔!他是不是出了毛病?啊,瞧!”

艾舍斯特马上看见菲尔是出了毛病。他正在打水挣扎,水深超过了他身体的高度,大概离他们有一百码远;他猛地叫了一声,举起两条胳膊,沉了下去。艾舍斯特看见那姑娘刷地使劲向菲尔游去,便叫道:“回去,斯苔拉!回去!”说着冲了出去。他从来没游得那么快过,正好在哈利德第二次冒上来的时候到达了他的跟前。原来是脚抽筋的缘故,把他救回去并不困难,因为他不挣扎。那姑娘停在艾舍斯特叫她站住的地方,等菲尔的脚一能着底,便马上帮着扶住;一到海滩上,两人就分坐在他的两旁,揉擦他的手脚,两个小的带着惊惧的神色站在一旁。哈利德很快就露出了笑容。他说自己太不中用了,简直不中用到极点了!如果弗兰克扶他一下,他现在就能够把衣服穿上了。艾舍斯特就去扶他,这时他看见斯苔拉的脸,又湿又红,双目眼泪汪汪,神情沮丧,完全失去了平静;他想:“我叫她斯苔拉!不知道她会不会不高兴?”

大家穿衣服的时候,哈利德静静地说:

“老朋友,你救了我的命!”

“胡说!”

穿好衣服之后,大家心里都有点儿别扭,便一同回到旅馆里,坐下来吃茶点,只有哈利德没参加,他躺在自己的屋里。吃了几片果酱面包之后,莎比娜说:

“我说呀,你要知道,你真是个好人!”弗蕾达便应和着说:

“没错!”

艾舍斯特看见斯苔拉垂下了目光;他很窘地站起来,走到窗前。他在那里听得莎比娜低声说:“我说呀,让咱们起个血誓。弗蕾达,你的刀子呢?”他打眼角里看见她们每个人都严肃地刺破了自己的皮,挤出一点血来,涂在一片纸上。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别做鼬鼠!回来!”他的两条胳臂被捉住了;两个小姑娘把他挟着,带回到桌子跟前。桌上放着一张纸,纸上用血画着个人像,还有三个姓名——

斯苔拉·哈利德、莎比娜·哈利德、弗蕾达·哈利德,也是用血写的,都向着人像,宛如一颗星星发出的光芒。莎比娜说:

“这是你。我们得亲你,你知道。”

弗蕾达响应说:

“啊!亲吧——对!”

艾舍斯特来不及逃跑,几绺潮湿的头发已经晃到他的脸上,鼻子上仿佛给轻轻咬了一下,接着左臂又被挟紧了,另一只嘴里的牙齿轻轻地凑到他的颊上。然后他给放开了,弗蕾达说:

“现在该斯苔拉啦。”

艾舍斯特涨红了脸,身子硬僵僵的,瞧着桌子对面也是涨红了脸、身子硬僵僵的斯苔拉。莎比娜忍不住吃吃地痴笑。

弗蕾达嚷着说:

“上劲儿呀——这样糟啦!”

艾舍斯特突然泛起一阵使自己感到奇怪和惭愧的渴望,他便静静地说:

“别闹,你们这两个小鬼头!”

莎比娜又吃吃地笑了。

“好吧,那么让她吻一吻自己的手,你再把她的手放在你的鼻子上。这的确便宜了你们!”

使他惊奇的是,那姑娘果真吻了吻自己的手,把它伸了出来。他庄重地握住这只又凉又纤小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两个小姑娘马上拍起手来,弗蕾达说:

“好了,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得救你的命;这件事解决了。斯苔拉,我可以再喝一杯吗,别那么淡得要命的?”
大家重新吃茶点,艾舍斯将把纸折好,放在自己的衣袋里。话题转到了出麻疹的好处,可以吃宽皮小桔呀、一勺勺的蜂蜜呀,还可以不上学,如此等等。艾舍 斯特听着,不说话,跟斯苔拉交换着友好的目光,这时她的脸上又恢复了正常的略受阳光影响的白里带红的颜色。跟这个快乐的家庭亲密相处,是令人舒服的,面瞧 着她们的脸,是令人神魂颠倒的。吃完茶点,两个小姑娘压着海草,他跟斯苔拉坐在窗口的座位上谈话,浏览她的水彩画速写。此时此景好像是个快乐的梦;时间和 事件都被搁在一边,重要性和现实性也都暂时不存在了。明天他将回到梅根那儿去,除了袋里那张涂着这些孩子的血的纸以外,眼前这一切便都烟消云散了。说什么 孩子!斯苔拉已经不能算孩子——跟梅根一般大了!她说话很快,有点儿生硬和费解,却很友好;现在,他沉默着,她却似乎谈得很活跃;她的神态带着点儿处女的 恬静和冷漠——她是个闺阁千金。吃饭的时候,哈利德因为海水喝得太多没有来,莎比娜说:

“我打算叫你弗兰克了。”

弗蕾达马上说:

“弗兰克,弗兰克,弗兰克。”

艾舍斯特笑着哈了哈腰。

“斯苔拉每叫你一次艾舍斯特先生,就得受一次罚。这太可笑了。”

艾舍斯特看看斯苔拉,她渐渐脸红起来。莎比娜格格地笑着;弗蕾达嚷嚷说:

“她‘冒烟’啦,‘冒烟’啦!——唷!”

艾舍斯特向左右两边伸出手去,一手揪住一把淡黄的头发。

“听我说,”他说。“你们两个!别惹斯苔拉,要不然我把你们拴在一块儿!”

弗蕾达格格地笑着说:

“哎唷!你真是个坏蛋!”

莎比娜小心地咕哝着:

“你看,你叫她斯苔拉!”

“为什么不叫?这是个好听的名字!”

“好吧,我们准许你叫得啦!”

艾舍斯特松了手。斯苔拉!从此以后,她会叫他什么呢?

可是她什么也没有叫,直到该睡觉的时候,他故意说:

“晚安,斯苔拉!”

“晚安,艾——晚安,弗兰克!你真有趣呀,你知道!”

“啊——这个!胡说!”

她迅速而直率地跟他握手,突然握紧,又突然放松。

分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Related posts
梵蒂冈
梵蒂冈

梵蒂冈城市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以教宗为首的教廷的所在地,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 […]

阅读更多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坝上是中国少数几个自然景观能称得上震撼的地方,尤其是十月秋高季节,美的亮瞎你的钛白金狗眼!

阅读更多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WHEN Zarathustra was thirty years old, he left his […]

阅读更多
  • 评论
  • 引用
  • 关于文章
20
  1. ucpnmcxdqqb

    mkcFxV wewdnrzyotfy, [url=http://duhoqedxopre.com/]duhoqedxopre[/url], [link=http://gcqpglihtytp.com/]gcqpglihtytp[/link], http://ccypyjvaxvjd.com/

  2. jwagxiy

    aMMYe6 gmpncjmzdncr, [url=http://yqqufziiiuza.com/]yqqufziiiuza[/url], [link=http://pcecymowmvsd.com/]pcecymowmvsd[/link], http://bswjpyheihmg.com/

评论被关闭
发表在 一月 25, 2014
in 在线阅读
2013 © Copyright by 淘路网 Tourcl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