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小金


黑夜
风中的黑夜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狼在嚎叫,风在嘶吼
茅屋
在戈壁中的
孤独的一间茅屋
有些歪斜了,破旧淘^路^网http://tourclue.com想你所想,爱你所爱!
有些火光,从茅屋的窗中透了出来

从小窗中看进去:
一位中年男子,一身黑衣,瘦,骨瘦,但胳膊出奇的粗;
一位小孩,黄衣黑裤,脸色和男子一样的绿;
一看就知道,他们中了毒,一种无药可救的毒——
宾毒!

他们升了一团火在中间。
墙角,是一堆镜头。
中年男子,拿着个火钳,果断地从墙角夹起一支镜头丢进火里,
火光一闪,一个“S….”字样跳跃了一下。
“高丽国的假东西,先烧它了!”
“风叔,如果天亮前,这些镜头都烧完了,我们会死么?”
“会的,因为我们中了宾毒,不等到旭日东升,不能停止烧镜头。”
“真可惜!”
“你后悔跟着我么?”
“不后悔!”
“好!”

两人无话。
中年男子咳嗽了一下,皱了皱眉头,看来胸口有些疼。
小孩突然说话了:
“风叔,给我讲讲金将军的故事吧,否则我难受得狠。”
“乖孩子,好啊,金将军就是小金,是宾族的第一高手,跟我说说,你知道他什么?”
“我知道,他是个人,也是件兵器。他是由16组由鬼谷子亲自磨制的铅晶组成,每一片铅晶都由盘台子亲自涂抹了泡了一个甲子以上的毒液,而且均涂了七遍!”
“不错!”
那个叫风叔的中年男子满意地摸摸孩子的头。
“我还听说这16组铅晶是鬼谷子在毒发身亡之前的最后作品了,从此铅晶这样的利器就失传了!”
“对!”
中年男子又咳嗽了一声,夹起了一支黑色的又大又粗的镜头,丢进火里,嘀咕了一句:“司马山庄的,离成为四大名门还早呢!”
“我听说这司马山庄也参加了那次让金将军名震一方的消光舵舵主争霸赛呢?”
“呵呵,你真的没白跟我这么久呢,金将军在那场比武中全面胜出,全靠了盘台子泡制的毒膜!”
“跟我说说看吧,风叔!”
“好,那时,消光舵缺一位总舵主,要求其隐身功夫武林第一,无忌坛主135F2DC亲自主持了一场武林大赛,佳派、尼寨、梅家、宾族,武林四大名门悉数到场。而且司马山庄、图利寺也均到场以期挑战四大名门的地位。”
中年男子话长了,有些接不上气,停了一下,继续说:
“那一战真是比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六大派均是顶尖高手出战,而金将军,左手短剑平了尼寨的小钢炮,右手长枪,与梅家的当家打了个不分高下。而在此之前,后两位已经是在各自分组里全面胜出,于是,大家公推金将军是消光第一的总舵主!!”
小孩听得有些痴了,而男子又咳嗽了一阵,痛苦的弯下了腰。
他又夹起了墙角的一个镜头:“图利寺的,好歹也是宾家的表亲呢,不过内功不行,就是空练了个硬皮囊!”
男子把镜头丢进火里,火光一闪,两个人的表情隐约轻松了些。
“不过,楚楚,你也别太得意,你的知识还有些不全。”
“我知道,我知道,那16组铅晶里有四片是ED的!”
“呵呵,不错,不错,不过还是不够准确!小金真正的成名,不但是那毒膜,还有ED,还有一个惊天的秘密!”
“哦?”
男子又捡起一只镜头,T*一闪,他皱了皱眉:“可惜了梅家,后来被四大臣之一的索尼诬告抄了家,从此灭了门,镜头上也变成了T*。这T*,可和传说中的西洋菜家的绝学号称渊源,可我总是怀疑……”
他又摇了摇头,把镜头丢进了火里:
“接着说金将军的秘密,以前我不能告诉你,怕透漏出去惹祸上身,现在逃到这里,也没人能找到我们了。”
男子又咳嗽了一下,血从嘴角渗出了些。
小孩也痛苦的呻吟了一下。淘^路^网http://tourclue.com想你所想,爱你所爱!

“外界都知道小金1,3,4,12上使用四片ED,但是,其中的第三片並非ED,而是早已失传的萤石,是鬼谷子家传的宝物,和现今到处滥用的CAF2型萤石就像钻石和锆石的区别。”
男子说得兴起,脸上的绿里隐隐透出了红色的光,而小孩黯淡的眼神也亮了起来。
“这样的话,金将军岂不是屡战屡胜?”
“说来也怪,金将军武功虽高,脾气却也很怪异,这点有点象宾族的遗传。所以在很多按照所谓正派武林的条条框框约束的比赛里,金将军的表现经常让人不解。但是,真正用过金将军在生死相拼的实战中的,没有一个不为其折服,公推其武林第一高手的!!”
正说到兴头,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男子的兴奋,一口血含在嘴里。
他赶紧又夹起一只镜头,白色的,边上套着红色的圈,丢进火里,根本没有细看,不知道是不忍还是不屑。
“其实金将军武功虽高,却也有些自己的怪脾气,而且很倔。比如他死活要练强力伸缩功,结果搞得体态臃肿,却对内功豪无贡献,而且想要用他的人也必须狂练臂力,就象我这样。”
男子无奈的摇摇头,摸摸自己那寄居蟹般的胳膊。
“金将军的结局是怎样呢?”
“哎,金将军除了这点,还有个武功上的缺憾,这也是宾族一直的弱点,就是速度。宾族一向强调内功之深厚,重气而轻招,所以,在新人辈出,喜好快速对焦的今天越来越成为金将军的弱点。说实话,今天有多人人能象传统的武林人那样沉下心苦练内功呢?”
男子又皱了皱眉,血又渗了出来,小孩看上去也有些迷离了。
“金将军在我的印象里,就象项羽,一味孤行地追求内功的深厚,而不顾其投入和武林规则的变化,更不会象刘邦那样偷奸耍滑,但是,世事难料,这样的绝顶高手最终也只能是选择隐居江东……”
男子夹了个黑色镜头,手有些抖了,可能是毒已攻心,N….,那金色的牌子在火光前有些刺眼,男子一皱眉,把镜头丢进了火里。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冒着中毒的危险把他找到,因为,我永远无法忘记,金将军刀光一闪时反射的色彩的缤纷真实,一刺人身时的犀利通透,一入刀鞘时的幽暗光消,也为此,你我深重此毒!!”
小孩已经无力的靠在了墙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
“风叔,我不后悔!”
男子看了眼墙角,又夹起一只镜头,绿环,金边,他摇了摇头
“宾族后来的兵器真是苦练剑招,速度快了不少,就象这件,可是,哎,却不是全尺寸”
他果断把镜头往火里一丢,绿色的火光一闪,映得他们两人的脸更绿了。

这时他又往墙角看去,突然全身一阵,一口血喷了出来。
那里,只剩下了六只金色的镜头!
24
300/4.5
200/2.8
85/1.4
28-70/2.8
还有
小金!
小孩的脸也被那一片金色的光染黄了,绿色好像稍退了些!
但是,随后,
又是一口血,男子又弯下了腰。
小孩眼睛几乎要闭上了。
男子过了许久缓了过来,
夹起24,
“哎,在全幅上很可能不合用的,而且散景是在不佳。”
丢进了火里。
夹起345,又是一口血,他咽了下去。
毒重了,
“长,还是长,用得虽好,可以少用。”
丢进了火里。
夹起228,男子又弯下了腰,血又渗出嘴角,
“有小金,就不需要他的。”
丢进了火里。
夹起85,男子的青筋在额头上爆了出来,眼眶里也流出了血。
“如果我们都毒发身亡,要人像杯子何用?”
丢进了火里。
夹起小小金,男子已经躺在了地上,口中的血,眼中的血,耳中的血,流在一起。
“毕竟还有公主,弃了吧!”
丢进了火里。淘^路^网http://tourclue.com想你所想,爱你所爱!

天边开始泛出鱼肚白,
然而,镜头也只剩下了小金……
孩子已经昏迷了,绿色的眼皮略微被金色的光闪耀了一动,
男子也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努力挣开眼,看了看孩子,心中如刀割般痛,
看了看小金,心中更痛,
如果丢下火中,也许他们就能挺到旭日东升。
但是,也许就永远失去了小金,
如果不丢,他们不可能看到太阳了。

丢?

不丢?

很多年后,一支远征的驼队经过这里,被窗口闪出的金光吸引。
他们推开门,门空然塌了。
尘土飞起又慢慢散去。
地上,是一片灰烬。
两个干枯的骨架,一个大些,一个小些。
骨架旁,竟然是那闪亮的小金,依然如旧的光彩夺目。
两只手的骨架托着他,一只大些,一只小些。
墙上,两个血字已黑:“宾独”……

(by 风之眼)

Related posts
梵蒂冈
梵蒂冈

梵蒂冈城市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以教宗为首的教廷的所在地,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 […]

阅读更多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木兰围场坝上草原攻略

坝上是中国少数几个自然景观能称得上震撼的地方,尤其是十月秋高季节,美的亮瞎你的钛白金狗眼!

阅读更多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THUS SPAKE ZARATHUSTRA -by Friedrich Nietzsche

WHEN Zarathustra was thirty years old, he left his […]

阅读更多
  • 评论
  • 引用
  • 关于文章
评论被关闭
发表在 六月 13, 2013
in 迷路杂谈
2013 © Copyright by 淘路网 Tourclue.com